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刀剑在子博客啦,这里是满满的爬墙史

【福茉】烛光 Part6-Part10

PART6

茉莉有一个习惯,自从她来到巴茨医院之后,每天午饭之后她会去医院的小花园里走一走。尽管入冬的花园里没有什么绿色,她觉得晒晒太阳也是不错的事情。

她在回去的楼梯上碰见了新来的实习生凯瑟琳,病理学专业,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实习期满凯瑟琳就可以进入实验室和停尸间成为茉莉的助手。

“面对着尸体,各种奇怪的死因,人性的阴暗面,很少有人愿意在这个专业,女人更少。”

所以茉莉一个人在负一楼【*】的停尸间游荡了多年,当初知道有这么一位年轻活泼的女孩即将成为自己的助手时,还是吃了一惊。年轻的凯瑟琳小姐有着属于年轻人所有的热情,朝气,这一点让她倍受欢迎。

“哦,茉莉。”凯瑟琳在楼梯口见到茉莉,走上前去挽住她的手。“我在外面看了很久,你果然从来不坐电梯。”

茉莉咳了一声,“呃,是的,反正只有一楼,锻炼身体——”

“亲爱的茉莉,我可以提前去实验室看看吗,还有三天我就结束实习期了,我想提前欣赏欣赏我们以后工作的地方。”凯瑟琳绽开了非常真诚灿烂的笑容,理由正当的茉莉无法拒绝。即使是呆板的主任,恐怕也不会反对。

茉莉盘算着,按照夏洛克的习惯,没有事的时候绝对不会再实验室逗留,他宁愿回贝克街。于是她答应了凯瑟琳的请求。

“噢,所以这是真的,帽子侦探真的在这里——”

夏洛克靠在实验台的边缘,就着光在观察一份切片。

茉莉没有想到他还在,她觉得有点尴尬,在他刚刚批评过她不够专业之后,她又更不专业的带了其他人进来打扰,当然她没有意识到夏洛克比起凯瑟琳在医院的规章制度里更像闲杂人等。

她清了下嗓子。

“从早上到现在你在我面前咳了五次,建议你吃点青霉素,看你的体质应该是不过敏的。顺便说一句,睡一晚上沙发都能感冒,你的身体素质低于国家水平。”夏洛克理所应当的忽视了凯瑟琳的加入,他的眼睛甚至没有从切片上挪开。

“噢——呃——我没有感冒——你为什么不用显微镜观察要用眼睛?”

夏洛克专注的凝视着切片,“很显然,精密的仪器很管用但是也会让人忽略最显然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米波雷达可以发现隐形飞机但是微波雷达不可以的原因。所以,正如我所说,我的新朋友实在是,太过愚蠢,无聊透顶。”

茉莉迅速扫了眼凯瑟琳,低语道:“他不是在说你。”

“福尔摩斯先生,我是茉莉的助理凯瑟琳,你在做什么实验呢,需要我帮助吗?”凯瑟琳凑近夏洛克。

“我想暂时不需要,如果我需要,茉莉足够了,恩——感谢你的提议,下午好。”夏洛克的眼睛从切片上移开,对着凯瑟琳笑了一下。

小姑娘双颊红扑扑的,眼睛闪着光的转身,显然对这个拒绝没有感到任何的伤害。夏洛克的那双在实验室的灯光下显得蓝绿透明略带笑意的眼睛,对于她来说显然是绝杀。

一直站在门口的茉莉却可以清晰的看到夏洛克在凯瑟琳转身的一瞬间收敛的笑意,他的眼神又变得冷傲。

虽然茉莉这些年很清楚夏洛克的表情有多少是逢场作戏,但是看到这一幕她心里还是觉得有种奇怪的酸涩。她想起以前的那么多光阴里,在她的每一次转身之后,夏洛克也是如此瞬间变化的表情,而她独自沉醉在她自以为的欢喜里。

茉莉听见自己叹息了一声,多愁善感不适合一个病理学家,不适合一个已经过三十的女人,好吧,她只是在感叹自己的青春。

在凯瑟琳心不在焉的看了几眼实验室离开之后,茉莉看了几眼夏洛克。

“约翰不在贝克街,哈德森太太实在很吵,和她的收音机一样很吵。”夏洛克突然坐直了,看着茉莉说,“所以我不回去,这里很好。”

茉莉嗯了一声。

“茉莉,我们可以在医院旁边的小餐馆吃晚饭,隔壁可以买到减价的,Toby可以吃的猫粮。”

【*】我不知道原片里是不是负一楼,猜的……


PART7

事实上,茉莉是在反射性的答应了一声“哦”,之后,才意识到夏洛克不是在要求自己把已经推回停尸间的尸体在推回去供他研究,也不是哄她把尸体上的部分部位拿给他,而是在邀请她吃饭。

她感到一种甜蜜的惶恐,夏洛克·福尔摩斯上一次用这样柔和的语气对她说话是邀请她陪他探案,上上次是拜托她伪造假死。

整整一个下午,夏洛克都在忙着观察他从那个发声的尸体上弄下来的切片,事实上茉莉觉得以他的效率他不应该在这里耗费一个下午,不过如他所说——约翰忙着陪伴待产的玛丽,自然不可能陪他去探案。

而茉莉所不知道的是,在夏洛克枪杀CAM后又因为莫里亚蒂炸死从流放东欧的飞机返回后,麦考夫要求夏洛克暂时暂停他一切的其他案件调查,把莫里亚蒂事件搞清楚。

“如果你还在之外去给我研究什么发光的兔子消失的火柴,我就认为你有足够的精力边调查莫里亚蒂边去东欧卧底,我亲爱的弟弟。”麦考夫如是说。


所以,没有案件没有约翰的贝克街对于夏洛克有多无聊,不言而喻。

而茉莉的注意力被她的大学校友会给占据了,她看见了推特上的各种艾特,才意识到自己忘记了几个月前收到的校友会邀请。

和夏洛克的晚饭实在没有什么浪漫可言,茉莉尽可能的避免说话,这是约翰在一次聚会上开玩笑说的,如果你想有胃口的和夏洛克在餐厅吃完一顿饭,最好不要和他闲聊,尤其是不要和他聊周围的人,这会让你丢失所有的胃口。

茉莉不吃红肉【*】,她觉得自己并没有饿,只吃了点蔬菜水果沙拉。

在她一边用叉子凌虐着小番茄,一边想怎样向知道她快结婚的大学同学解释她怎么解除了婚约,她是个不大擅长说谎的人,怎样说的体面又好听,她有点头疼。

“你用叉子叉了十四次小番茄吧它分割成了碎块,你在焦虑什么?”

“哦……”茉莉回过神来,发现夏洛克用探究的目光审视着她。“没什么,我……”

“我以为我在完成一件你期待了很久的事情,而你却没有高兴。”

他的直接让茉莉觉得脸有点发烫,什么叫做她期待了很久?

她用餐巾擦擦嘴唇,说:“那是以前,不是,我在思考我的校友会。”

“又是无聊的社交活动。”夏洛克往后一靠,皱着眉头说,“真不理解为什么要发明如此多无意义的活动。”

茉莉选择了沉默,她继续吃她的沙拉。

在和夏洛克告别后,她走进了餐馆隔壁的宠物店,果然这家店里Toby常吃的猫粮在打折。

她怀抱着一大袋猫粮,又是降温的傍晚,她的呼吸甚至可以凝出白雾。她打算今天允许Toby睡她的枕头边上。

校友会,她应该怎样对关心她的朋友们解释她因为什么到了三十二岁依然孑然一人?怎样说明她因为什么放弃了到手的姻缘?

她吸了吸鼻子,觉得有点酸楚。到现在为止,她依然没法戒掉夏洛克·福尔摩斯,那是她的瘾,也注定了只能是一个瘾。

谁又能说海洛因比这种瘾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茉莉·霍普今年三十二岁,她和所有平凡女子一样,渴望一段婚姻,渴望和相爱的人相知相守,但她偏偏爱上一个不需要爱情的人,并为之痴迷不可自拔。

【*】红肉就是指牛排一类的肉,一般学解剖的都不吃除非心理素质强大-_-||。
【-_-||】谁能帮我编一个茉莉的大学……我想让夏洛克陪她去校友会~


PART8

校友会是一个令人期待而又让人心烦的活动,对于茉莉来说,这可以让她与许多联系淡淡的旧友重新恢复热络,也可以随性的喝上两天酒不用担心工作,是个难得的聚会。她将暖哄哄的Toby抱在怀里当做小暖炉,一边顺它的毛一边思考着怎样去应对单身的调侃。

很多人不喜欢这种聚会,觉得这是一种变相的炫耀,茉莉倒不觉得,常年的与尸体为伴让她对金钱物欲看得不重,当每天听到外面的家属撕心裂肺的痛哭时,她虽然不至于得出“爱皆无关紧要,只是将理智原地绑牢”的麦考夫式言论,也会觉得那些对于光鲜的追逐没有太大意义。当不在乎这件事的时候,别人煞费心思的炫耀也只是一场表演而已。所以当被询问是否确定参加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同意。

至于单身么,她叹了口气,也就是被揶揄几句的事情,也许碰到靠谱的学长,说不定也是缘分。

三天后夏洛克听到茉莉要去伦敦大学参加校友会的时候,挑了下眉毛没有发表言论。只是用眼神表达了一番对于茉莉热衷于这种场合的不感冒。但是听到茉莉嘱咐他明后天不要来实验室的时候,他抗议道:“我的调查正在关键阶段,你不能因为你的原因中断我的调查。”

茉莉想了想,说:“嗯,其实凯瑟琳在我走之后会暂时接管实验室,我想她不会介意你继续你的调查。”

“哦,我很介意。”夏洛克快速的回答,“我可不想再去迎接第二个四年前的茉莉·霍普。”


茉莉沉默了,她觉得这句话让她有点难堪。

夏洛克很快注意到了茉莉的冷场,他知道茉莉误解了他的意思。

“四年前的茉莉·霍普就像看着圣坛上的雕像一样看着我,typeⅡ的粉丝,心怀虔诚,因为我的几句话就能像个傻子一样高兴半天——而不是现在这样可以让我完全信任,我从来不缺少崇拜,那些崇拜毫无价值只是像精神药物一样带给人一种满足与膨胀,几句闲碎就可以完全破灭,当你在所有人非议夏洛克·福尔摩斯却从来没有怀疑过我的时候,我自然不会把你继续当typeⅡ对待。也许这些话你听着不舒服,哦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人很舒服的话,除非是在要利用你的时候,但是这些不舒服的包括对你男朋友的评价都是真的。”

茉莉垂下眼睫,她想起很多年前当她还是个明朗少女的时候,骑着自行车穿过伦敦大学茂密的林荫道和同伴在阳光下大呼小叫。那些都是非常美好的时光,无所顾忌,肆意妄为。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夏洛克说完这番其实颇令人感动的话后想起这些,也许她渐渐明白夏洛克从来不需要人爱,他只是需要人陪。

在很久之后茉莉才想起有句话叫做,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而对于夏洛克来说,允许一个人无限期的陪伴已经是一种示爱,只是那个时候对于他们两个而言,似乎都已经很晚。

当下的茉莉弯起眉毛笑了笑,小声说“我知道。”

她把头发挽起来,露出白净的脖颈,打算开始解剖新的尸体。

夏洛克发了几则短信,抬头看了一会儿她利落的刀法,突然说:“伦敦大学的实验室怎么样?”

“很好,研究级别的仪器,有些比这里的精度高。”

“那就好了。”夏洛克坐直了,愉悦的说,“我可以用那里的实验室。”

“我没有那里的钥匙和许可。”茉莉否决道。

“这不是问题,”夏洛克用他最常用的微笑看着茉莉,“你需要做的是带我进医学院。”

【o>_<o】非常感谢众位亲对大学的建议!接下来各位想在校友会看什么梗可以提建议哦~


PART10

站在在伦敦大学的校门口,茉莉清了清嗓子叫住了夏洛克,她有事情嘱咐他。

夏洛克侧过身表示洗耳恭听,他注意到茉莉今天穿的非常的——不同,不是医院里的近乎不做打扮的白大褂,也不是圣诞夜或者约翰婚礼时夸张的装束,她显得很符合她本来该给他的那种感觉,这让他感到非常愉快,不过这明显不是那种面对案件未知的肾上腺素分泌。

“是这样,”茉莉咬了下下嘴唇,小声且快速的说,“医学院最好的实验室如果没有搬的话在实验楼的三楼,我不确定现在那里有没有人,如果被人发现了你就说你是参加校友会的吧,我想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还有——不要太大摇大摆这里不是巴茨,有点做贼的自觉。”

夏洛克瞥了有点焦虑的茉莉一眼,说:“我本来也不是贼。”

茉莉被噎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接话。

“哦,茉莉,茉莉·霍普,我想我没有认错吧亲爱的!”

正当茉莉打算和夏洛克告别并祈祷夏洛克不会毁了她的校友会的时候,不合时宜的声音从他们旁边响起。

“哦,瑞秋。”茉莉笑着回应到,“好久不见。”

瑞秋牵着两个绑着马尾辫的金发小姑娘,热情的上前拥抱了茉莉,说:“我在等我丈夫泊车,天啊也不知道谁组织的,学校的车库居然不允许停放车子。前面几次校友会你都没有来,我还以为这次你也不来了呢。哦,这位应该就是你的未婚夫吧,非常荣幸见到您,我是茉莉的大学同学。”

茉莉觉得脸上一阵火烧,她原本想着来早一点趁着人少,夏洛克可以和自己顺利的告别然后各做各的事,瑞秋的误解让她非常尴尬,她不安的扯了下自己的衣服,同时又比较期待夏洛克的反应。


出乎她意料的是,夏洛克并没有否认,反而和瑞秋简单的握了个手,表情不置可否。

“你们上学时有过不少于三次的直接利益冲突,她非常不喜欢你。”在茉莉和瑞秋寒暄几句,茉莉带着夏洛克进了校门之后,夏洛克并没有如茉莉所想的去实验室,而是将手揣在大衣口袋里和她在林荫道上走路。夏洛克步子迈得大,且走的快,她有点赶不上。

“你怎么知道?”茉莉说出口的一瞬间就后悔问了这个问题,“好吧,我们总是争夺一等奖学金,还有最后在巴茨的实习机会。”

“她在拥抱你之后把手在衣服侧面无意识摩擦了两次,而且即使是对我无限纵容的母亲也会在见到长辈时命令我叫人以表示尊敬,虽然我觉得这很无聊,不过她把她两个女儿晾在一旁也没让她们叫你一声阿姨——”

“——我才不希望有人叫我阿姨。”

“还有她一直在向你展示她的戒指,遗憾的是你一直没有注意到。”

茉莉耸耸肩膀。不过她很快想起一个问题来,她停下了脚步。

“夏洛克。”

“怎么?”

“是这样的,看在我帮了你那么多的份上,”茉莉鼓足了勇气,咬牙说,“瑞秋她见过你,肯定会和所有认识我的人宣传你是我的未婚——哦不,男朋友,我知道这会让你很不高兴,但是我实在不想不停的回答关于和汤姆分手的问题以及你是谁的问题。”

“所以?”夏洛克低头看着涨红脸的茉莉。

茉莉抬起头,目光诚恳的请求到:“帮我个忙,呃,暂时伪装成汤姆,嗯待会儿你可以找借口离开去实验室,耽误不了你太多时间。”

夏洛克皱起眉头重复道:“伪装成汤姆?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茉莉失望的低下头,虽然她知道这个请求的确比较过分。

“不过我可以用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身份暂时当你的未婚夫。那个谁,汤姆,我模仿不来。”夏洛克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