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福茉】烛光 Part11-Part15

PART11

茉莉听到夏洛克的话之后,有一瞬间觉得脑子里炸开了一朵烟花,虽然这是她在窘迫状况下提出的请求,虽然这个未婚夫的名号前面有一个不那么光彩的伪装,但是于她而言,有朝一日夏洛克·福尔摩斯可以和茉莉·霍普以这种关系联系在一起,已经是她能想到的最奢侈的幻梦。

她努力的不让浑身的血液冲上脸颊,只好一边走在夏洛克身边一边深呼吸,天啊,她觉得她的血压此刻高得吓人。

夏洛克低头瞥了一眼茉莉,他把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来,牵住了她。“你果真是个不怎么会撒谎的人,我怀疑当初让你伪造我的假死其实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夏洛克的手干燥而温暖,他牵她的力道把握的刚刚好。

茉莉有点尴尬的用另一只手理了理头发,她很快发现她被夏洛克牵住的手心在冒汗,她觉得这样很不好,便把手挣脱开,挽住他的胳膊。他们很少有靠得那么近的时候,茉莉甚至能闻到夏洛克身上极淡的烟草味。

“你又抽烟,”茉莉想找个话题缓一缓,随口说到,“约翰不是把你所有的烟都收走了吗?”

“哦,我不至于找不到他藏的东西。”夏洛克无所谓的说,“尼古丁贴片一个人的时候实在是太不够劲,再说了我现在一个人在那层楼,也害不死谁。”

他一个人,所以他抽烟也害不了别人。夏洛克从来不掩饰他有多孤独,因为他觉得这不重要。只是这些话听在茉莉的耳朵里,却觉得难过。夏洛克身边的太多人,他形形色色的委托人,雷斯垂德,安德森,哈德森太太,甚至他至亲的麦考夫和约翰,都觉得他理所当然的不需要情感,他就像高速运转的机器一样无坚不摧,连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他其实那么孤独,茉莉在心里慢慢的想着,她心疼他,虽然他不需要。

人渐渐的多了起来,遇到的熟面孔也越来越多,还有不少人认出了夏洛克,兴奋的前来想要合影留念。

“茉莉,真有你的,居然拿下了百年难得的帽子神探!天啊,福尔摩斯先生,您比在报纸上看着还帅!”

“福尔摩斯先生,您真的像华生医生的博客里写的那样神通广大吗?他的每一篇博客我都看,茉莉你居然不声不响的和他订婚了!天啊太不够意思了,怪不得你从来不在推特上发你和他的照片!白头偕老百年好合,我等着你们的请柬!”

茉莉虽然面对着调侃与祝福头皮有点发麻,但心里还是很高兴。

夏洛克素来不喜欢社交场合,更不喜欢和非委托人的陌生人来往,茉莉清楚这一点。所以她尽量避免她的同学直接去和夏洛克说话,事实上她也害怕夏洛克又做出一番长篇大论的推理让人尴尬,尽管夏洛克表现的十分的……怎么讲,尽职尽责,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改成了牵住她的手。

“你应该戴手套了茉莉,”夏洛克在茉莉和一个老师打过招呼后在她耳边说,“你的手就像冰块一样冷。但是又在出汗,你没必要那么紧张。”

他呼出的热气弄得她的耳朵有点痒,茉莉躲了躲,抬起头不小心望进他的眼睛,她一直觉得她会溺死在他的眼神里,那简直是望不见底的深潭,在初冬尚且还有温度的阳光下卸去了所有的冰冷,闪着安宁的光。

除了从前夏洛克两次安抚她的亲吻脸颊,他们头一次靠的那么近,她能听到自己隆隆的心跳。

她想起很早以前,有人告诉她说,如果今生今世此时此刻你爱上一个人,不管你们有多不可能在一起,你都一定要告诉他,这样才不浪费你看见他多跳的心跳。

茉莉踮起脚在夏洛克的近在咫尺嘴唇上轻轻啄了一下,她能感到夏洛克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主啊,她心里默默的想,即使这是灰姑娘的舞会,也请十二点晚点到吧。

她那么的喜欢他,她那么的爱他。

 

PART12

茉莉亲过夏洛克之后——其实就是比蜻蜓点水更轻柔的碰了下他嘴唇之后,揉了揉鼻子左顾右盼希望迅速有人再来和她搭话,借此掩盖刚才她一时冲动之下做出的举动,很不幸的是,刚才还蜂拥而至的各路熟人就像约好了一样一个都不来。

在她把自己的脸烧成一张煎蛋之前,她急中生智的指着右手边的建筑物说:“呃……那栋楼就是实验楼,最好的实验室很好找,它有两扇窗户被榆树树冠遮住了,呃……你可以去继续你的研究了。”

夏洛克似乎并不在意她的惊慌失措,他只是朝那扇窗户看了一眼,又转过头来看了眼茉莉,然后在她意料之中的放开她的手说:“那待会儿见。”

茉莉目送他淡定离开的背影,把手放回口袋里,还是不如夏洛克握着暖和。她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嘴唇,她无法否认她心里有多么的欢喜,尽管她知道她在他眼里肯定是那么的傻。

她一个人走过人群,有人询问她听说她带了鼎鼎有名的福尔摩斯来,怎么不见真人,她便解释道他有急事先离开了。

绕过实验楼,到了楼前的大广场,这里是校友会的中心,四周熙熙攘攘的都是或成双成对或携家带口的人,茉莉突然觉得有点后悔刚才把夏洛克支开。

而此时此刻,夏洛克正走到伦敦大学医学院第三实验室门前,门并没有关。他看见门玻璃上反射出一个人影来,身高不高,白色大褂,手部动作纯熟流畅,背影微微佝偻,应该是长期从事实验台工作所导致。


“教授,”夏洛克屈起手指扣了扣门,“抱歉打扰,可以进来吗?”

“你是?”随着她抬头,夏洛克看到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教授,戴着金丝框眼镜,眼神走着早年学术研究的严肃犀利。

她退休了。夏洛克快速判断道,于是他按照他进门时堆砌的小心谨慎又透着丝丝热切的语气说:“哦,我是医学院的研究生,想来这里温习一下实验,哦,其他的实验室都太闹了,校友会,哦,很好但是很影响研究,教授您不介意吧?”

在听完他的说辞后,女教授的脸上闪过柔和的情绪,她说:“当然可以我的孩子,这里是我退休前工作的地方,我也是来怀旧的,希望不影响你。”

夏洛克迅速的打开了电子显微镜,从大衣内口袋摸出几个临时装片和装着毛发的口袋,不再管女教授的活动。

“有趣。”良久,夏洛克盯着电子显微镜下的头发喃喃自语,他感到一种久违的感觉在血液中膨胀起来,他迫不及待的想见这位莫里亚蒂的接班人了。

这些头发上每隔一段都在电子显微镜下静静的显示着:“a new story is beginning”,它们只被移动了几个原子,巧夺天工。


“你的操作很利落,又很勤奋,让我想起了我以前最喜欢的两个学生。”

夏洛克抬起头,看见教授明显陷入回忆的脸色,他不打算做出回应。

“法瑟·奥特多和茉莉·霍普,”她的声音顽强的进入他的脑子里。“都是我的得意门生,他们的每一次合作演示实验都堪称天衣无缝,如果有机会你待会儿可以去见一见他们,我想奥特多至少会来,你们一定会一见如故。”

天衣无缝?茉莉的确是个不错的助手,至少该安静的时候很安静,夏洛克边听边心不在焉的想,他换了个装片。

“当初我还以为他们能成一对,当年霍普小姐看着奥特多脸红得能滴出血来,奥特多也喜欢她,可是两个人就这么捱到了毕业据说也没敢捅窗户纸。”老教授似乎对于这件事颇为遗憾。

夏洛克挑了下眉毛,他凝视着视野里纠集在一团的死细胞。他对于这位教授描述的茉莉的脸色太过熟悉,就在刚才还有幸重温。他甚至还想了想茉莉的脉搏——他牵她的手的时候感受到的她手腕上频率极高的跳动,他不否认他不讨厌这种感觉,所以他后来又主动牵了她一次,他觉得非常有意思。

他又听到教授叹息道:“这两个都在医学上极有天分,若是能在一起孩子肯定是这方面的天才,也不知道现在他们如何了。”

这个没有科学依据,夏洛克想,而且茉莉并不聪明,至少在他看来,她甚至不懂得掩盖自己的情绪,在他面前就像是玻璃橱窗一样一览无遗——那个什么多大概也是一样的。

夏洛克将所有装片放回口袋,其实他并不是一定要来这里才能看到他想看的东西,而是他隐隐约约觉得麻烦茉莉是一件让他很愉快的事情。至于这是为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打算知道,就像他不打算弄明白他对这个未曾谋面的法瑟·奥特多有种不舒服的情绪一样。

老教授在回忆了一番后向夏洛克告别,并叮嘱他离开的时候关好门。夏洛克在她走后拿着两支试管望向窗外,在榆树茂密的叶子掩映下他毫不费力的找到了茉莉,她正在楼下不远处和一个穿着西装男人交谈着,脸上的笑容很温柔。

夏洛克眯了眯眼睛,那男人和茉莉相差不到一岁,长期在室内工作,和茉莉很熟,两个人有相同的习惯性动作,至少共事过两年以上,眼镜,整洁,单身——法瑟,奥特多。

 

PART13

“多少年了,我都快想不起最简单的细胞培养基的成分了,说真的,我以为你又不会来校友会。”

已经成为下议院议员的法瑟·奥特多带着怀念的笑容环顾了一下四周,对茉莉调侃道:“还记得从前你说过的吗?你说想不出来什么职业可以比做病理分析更来的让人窒息,我从从政的第一天起就想着,哪天再见到你要告诉你,医生是个好太多的职业——比起我现在的生计。”

茉莉也笑着回应:“我还真不大记得,似乎是第一次解剖课之后?现在完全习惯了也觉得没什么,不过维克多教授肯定很遗憾你居然弃医从政。”

法瑟耸耸肩,惟妙惟肖的模仿着昔日恩师的语气:“哦,奥特多,你简直辜负你的天赋,简直是,哦,太气人了!你难道不遗憾以后没有机会和霍普小姐做同事了吗——她听说之后就是这么对我说的。”

茉莉一点也不淑女地哈哈大笑。她的手机不合时宜的振动起来。

我不需要过来了?
SH

茉莉抬起头对法瑟抱歉了一声。

 

没关系,我一个人可以。我已经告诉见过你的人你有事情先走了,唔,谢谢你陪我来,还有,那个吻请不要想太多。
MH

短信被迅速的回复。

玩的愉快。
SH

茉莉收了手机,转身看了看那两扇被榆树树冠遮住的窗户,逆着光什么都看不清,她想夏洛克应该已经走了。

十二点还是来的那么快,灰姑娘的梦醒得那么准时,而且她还没有水晶鞋。茉莉有点难过,又很快深呼吸一口气。

茉莉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自我心理干预。

“茉莉?”法瑟的声音把她拉回了校友会,“你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

法瑟看着茉莉神情复杂的盯着手机屏幕,上面明显是来自谁的短信。他宽慰道:“和未婚夫吵架了?我听瑞秋刚才说他陪你来了又走了。没事,过日子哪有不磕碰的,没架可吵才最可怕。”

茉莉把手机放回口袋,勉强笑着说:“你倒是很有领悟,怎么不见你带个伴来。”

法瑟揉了把茉莉的头发,这是他们从前同学时代法瑟最喜欢的动作。“这种事情,没在里面的看着才明白,我么,没有合适的也不愿意勉强,反正也不是非得找一个陪着才能生活。”

茉莉眼神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小声对法瑟说:“其实——他只是帮我个忙。我虽然很希望他——但是——”


“我配不上他。”茉莉尽量云淡风轻的使自己说完这句话,她觉得眼角有点酸涩。

亲爱的,你可以继续崇拜夏洛克,喜欢夏洛克,但是不可以爱他,妈妈已经在催你嫁人了,而他注定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


夏洛克来到约翰的家门前,按了两次门铃都无人回应。他困惑的抿了下嘴唇,显然临近中午绝不应该是约翰和玛丽出门的时间。

“福尔摩斯先生——是您吗?华生医生今天一早就带着玛丽去医院了。”

“孩子出生了?”

“不是,就这几天了,提前住院而已,毕竟郊区不方便,怎么,他没有告诉您?”

夏洛克摇摇头,他思考了一下是否要去医院探望玛丽,显然他觉得没有必要。玛丽和约翰需要的是独处,分享那些为人父母喜悦之情——他应该是永远无法体会的。在发了短信给约翰简单的问候了下之后,他看向身边的街道。

约翰很忙,从他回短信的速度和语气可以看出来。

没有委托人,没有typeⅠ,没有约翰,被阳光照得苍白的伦敦,冰冷的压入肺腑的空气。

“我应该来一支烟,”夏洛克自言自语。

他没有发现他在不由自主的回想两个小时前茉莉紧紧的靠在他身边的时光,甚至还有那个连调情都算不上的亲吻。

他只是觉得很烦躁,他必须来一支烟。

“你又抽烟……约翰不是把你所有的烟都收走了吗……”

白色的烟在夏洛克修长的指间袅袅散开,无人的小街上弥漫开一股辛辣的烟草气息。

约翰现在不收他的烟了。

“帮我个忙,呃,暂时伪装成汤姆……”

他将烟气缓慢的吐回空气,他能感到肺部被灼烫的快感。

那个从头到脚都像他的盗版。

“当年霍普小姐看着奥特多脸能红得滴出血来……”

烟头在空气里明灭,挣扎出星星点点的红光。

“没关系,我一个人可以……谢谢你陪我来。”

夏洛克把燃尽的烟头掐灭,他望向平静的远方。

从头到尾一个人的,只有夏洛克·福尔摩斯一个人。


PART14

【七天后】

“说真的,夏洛克,再找个室友吧,不然我的墙壁迟早会毁干净的。”哈德森太太心碎的看着墙上又多了的三个千疮百孔的笑脸,“可怜的孩子,约翰不陪着你看看你把自己照顾成了什么样。烦躁的小可怜。”

夏洛克穿着他的紫色睡衣懒洋洋的窝在长沙发里,右手的枪口掉头指向了他自己的脑袋,“我才不是因为一个人住发疯,我只是无聊的快死了,这世上还有比不能破案更可怕的事吗?没有我苏格兰场的命案应该快堆成山了吧!”

“胡说,”哈德森太太将茶点盘子放到夏洛克面前,语气慈爱的说,“最近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天天看报纸。哦天啊,快把那该死的枪放下来,你还没有下保险呢!”

“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夏洛克将枪拍在了桌子上做了起来,睡衣松松垮垮的扯开露出了黑色的衬衫,他揉了把头发,吼叫道,“罪犯们过万圣节还是圣诞节去了?”

“哦,你不是还有那个可怕的莫里亚蒂吗,昨天麦考夫不是还来找了你吗?”哈德森太太宽慰他说。

“别和我提他!”夏洛克蹭的站起来跳到以前约翰的小沙发上,对哈德森太太模仿道:“你不能抛头露面太多,你还想假死一次吗,还是你愿意去流放?你要认真对待莫里亚蒂,不要把事情当做游戏——我TM【*】什么时候在游戏在他眼里我永远是追着红胡子跑圈的傻瓜,这位莫里亚蒂先生除了给我留了一具可笑的精心装饰过的尸体当见面礼之外没有任何动作他真聪明因为再过不久我就会无聊的吞枪自尽,靠!”


“也许……他只是担心你,怕你又出事。”哈德森太太客观的说,“夏洛克,你永远都不知道你有多么不让人省心——好了别瞪着我了,我只是说说,不许再打墙,坏孩子。”

夏洛克跳下沙发又躺了回去,瘪了瘪嘴。

在此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约翰——哦,女儿啊,太好了……你真的不考虑夏洛克这个名字吗?”

——————————————————

茉莉在接到约翰报喜的电话后急忙往玛丽住的医院赶,约翰大概兴奋的通知了他手机通讯录里所有没有被拉黑的人,她坐在出租车里撑着下巴想,因为当时约翰的语气就像是中了五百万英镑一样。

她看向手机屏幕,发送信息道:

我的朋友华生医生今天孩子出生,我去看看,晚饭估计无法一起吃了,我很抱歉。

又及:再次感谢你暂时收留了Toby,不然我无法想象我怎么带着它住旅馆。

MH

短信很快被回复。

Toby让我想起你以前的样子,我很喜欢。以及在找不到房子的情况下你真的可以考虑暂住我家,我不介意收你房租,而且我并不常在家。向你的朋友华生医生带上我的祝福。

FA

请认真考虑,再次强调。

FA

茉莉抓着手机,对于夏洛克预言的涨租来的如此之快表示不知所措且头痛脑热。

她租的房子本来就不算便宜,只是离巴茨近她便觉得也可以承受。但是一涨再涨已经超出了她微薄工资的承受范围,她无奈之下只好在房东的驱赶下成了痛苦的找房一族。


要找一个离巴茨不超过半个小时车程,可以忍耐带猫入住,房租合适房东没有奇特的癖好的房子实在是比血红蛋白提取还要麻烦讨厌的事情。

她的愁云满面在透过玻璃看到一排裹在毛茸茸的床单里的小宝宝时终于烟消云散,她注意到身边的夏洛克对此并不感兴趣。在校友会之后他们还没有见过面,他一直没有来巴茨,为此凯瑟琳还失望了很久。

“呃,夏洛克?你能辨认出哪个是约翰的宝宝吗?”

夏洛克原本手揣在大衣口袋里,背靠着玻璃墙。听到她问皱着眉头望房间里看了一眼。“以中间那根柱子为原点,3-3。”

茉莉早就放弃了询问他是如何做到的,她满怀慈爱的看着那个沉睡在梦乡里的小婴儿,她真可爱。

“那么,你出了什么事让你两天住在旅馆里?小旅馆对于你这样的单身女性可不是好主意。你不用说我知道了,你的房租涨了。”

夏洛克把围巾扯下来缠在手上,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向约翰的女儿。

“是的。”茉莉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她觉得有点窘迫。

“而且Toby居然没有和你在一起。”

“啊,我把它托付给了法瑟尔【*】……我以前的同学,他很乐意照顾Toby。”

【*】关于bloody我觉得中文里TMD是最对应的所以用了。

【*】法瑟尔是茉莉对法瑟的昵称←_←夏洛克会想你都没叫过我夏尔我不开心……

PART15

夏洛克瘪了下嘴,重复道:“法瑟尔?”

茉莉咳了一声,纠正道:“法瑟·法瑟奥特多,我从前的同学。”

“他邀请你和他一起住。”夏洛克指出这个事实。

茉莉脸红了,她期期艾艾的承认了之后,绞着手说:“事实上我在考虑……嗯……因为我找不到好房子。”

“这是个好主意,”夏洛克打断她,很不礼貌的插话,“一举两得,房租也不用交,过几年还能举办婚礼,get a room!”

茉莉涨红了脸,结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法瑟是很好的人,我即使租他的房子也会给他房租……我们……没有其他关系的。”

她觉得夏洛克说的话一直很尖刻,但是他如此直截了当的说她想占法瑟的便宜——在明知道她喜欢他的情况下,她觉得无法承受。


茉莉吸了口气,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哦,茉莉你怎么了?”雷斯垂德探长匆匆忙忙的乘电梯上来,电梯门打开就看到茉莉眼泪汪汪的站在夏洛克身边,后者又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显然根本没意识到他又闯了什么祸。

“我还在上班,只能赶过来先看一眼。约翰家的公主在哪里?”雷斯垂德想活跃下气氛,但没有起到效果,茉莉只是用手替他指了一下。

“咳……好吧,可爱的小家伙,”雷斯垂德扣了扣玻璃,对茉莉温和的说,“我想你还要去巴茨对不对,走吧,我开车送你。夏洛克,替我给约翰和玛丽问好,下班我会再过来。”

茉莉勉强笑着点点头,她抬头看了一眼又不知道在编写什么短信的夏洛克,他只是用鼻子发出了一声“嗯”表示他听到了。

约翰的孩子出生了,你应该也过来看看。

SH

我亲爱的老弟,我的时间不是用来家长里短的。我很忙。

MH

过来。我管你在做什么。你来约翰会高兴。

SH

马上过来。

SH

好吧……一个小时以后。

MH

 

“夏洛克一直是这样的不是么,我也为你早就习惯了。”雷斯垂德在车上扒拉了盒纸巾递给茉莉,“他意识不到他说的事情能有多伤人,你不用和他计较,你知道的……他很多时候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表达方式不好。”

茉莉接过纸巾擦了下眼泪,小声说:“我知道,只是我不能因为他没有意识到我自己就意识不到……我没有和他计较,我只是有点难过。格雷戈,前面路口把我放下来就好,我这几天在请假找房子。”

“房子怎么了?以前的不好么?”

“不,涨租了,我想换一个,还没找到。”

雷斯垂德把手在方向盘上敲了一下,对茉莉说:“贝克街怎么样?夏洛克应该不会介意的。哈德森太太还在建议我和夏洛克合租,不过我想你更合适。”

茉莉迅速摇摇头:“看在老天的份上——他现在都快扰乱了我一切的生活,我不能想象和他住在一起我以后的生活怎么办,我总不至于陪他孤独终老……我没有对他迷恋到那个地步。”

陪夏洛克·福尔摩斯孤独终老——这其实是个病句,有相伴的另一个,就肯定不是孤独。当爱情被时光逐渐冲刷得褪去了原来的光,剩下的原本也只有相濡以沫的陪伴,只是夏洛克需要的东西顺序被打乱了,它直接跳到了这一步。而彼时仍旧向往着天荒地老沧海桑田的爱情的茉莉不懂。

所以我们说这世上的幸福来之不易,不是因为合适的人走不到一起,而是他们的步调很难一致,不是一个走得太快,就是一个走的太慢,然后终于在没有尽头的追逐与等待中将缘分挥霍殆尽,最后只在多年以后在某个黄昏的壁炉旁想起,在烛光熹微的昏黄中悠悠的叹息说原来如此,缘来如此。

这是大多数凡人的故事。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