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双市长】大梦初醒


闪光灯,全动物城的闪光灯都集中到她身上,不是她梦想里正式市长的任职仪式,而是被戴上镣铐锒铛入狱。她挺直了腰,面无表情的看着刺目的白光在她的眼前闪烁,留下一片青影,下一片白光又随之而至。她有点好笑的想,那天莱恩哈特被逮捕的时候应该没那么热闹吧,她赌上了一切和他争名夺利,没想到争赢的只是最后落幕的排场。

 

她听到有动物说她会下地狱,开什么玩笑,连天堂都没有,哪里来的地狱。

 

忽然想起第一天任职副市长的时候,莱恩哈特拍着她的肩蹲下来和她一起微笑着合照,第二天各大报纸的头条都是他们的照片,那是她印象里他们唯一一次同框的合照,以后她所有的出镜都只有最上面的那一坨羊毛。那个时候她很紧张,她只是只羊,从来没有想过会被市长看中成为政府的一员,更不要说是副市长。

 

虽然她知道他是为了选票,但是他蹲下来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他们要一起建设这个城市的时候,她又真真正正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过。

 

那个时候她太年轻,不知道政客必修的不一定有政治,但一定有演戏,只是可笑可叹当时她就这么一下子栽在一双真诚热切的眼睛里,别人的爱情再怎么凄凉好歹有几条暧昧不明可以遐想的短信,她的爱情里只有堆积如山的文件不断修改的日程和一个荒唐的马克杯。

 

什么时候心态开始变的?她其实不记得,似乎一开始只是想引起他的注意来着。但是强壮的食肉动物从来不会多看她们这些数量众多资质平庸的食草动物的。上帝从来都不公平,她每天处理文件到深夜都在想,你的物种,性别,出生地都是在你出生之前就决定好的,而这些决定好的事情你终其一生的奋斗都无法改变。

 

不过总有办法改变点其他事情,她从来不信命,如果她信命,早就随便和一只公羊结婚生子,每天靠着剪自己的羊毛也能活得下去。但是太多的羊都这么活,她不想这么活。

 

其实一开始并没有像争那么多,只是想拍照的时候他能再蹲下来,蹲到她身边。

 

当她终于坐在他以前的位置上听人汇报他因为私下囚禁发疯的肉食动物而被警方扣押时,她从抽屉里拿出那个马克杯,想摔了再仰天大笑三声,但是杯子落到清脆的响声并没有唤起她多少的快乐。她想起第一个入职的圣诞节她却被迫留下来加班,他说给她一个补偿,给她一个小小的包裹,她满怀欣喜的接过来,尽量矜持的拆了包装,露出这个杯子,有点失望,但更多的是高兴,这是除了文件和日程表之外她第一次在他那里拿到不一样的东西。

 

年少轻狂啊,如果时光能重来她会怎么选择?

 

她回头看见那只狐狸抱着受伤的兔子上了警车。那只兔子让她想起以前的自己,活力四射,元气十足。以后她和那只狐狸会怎样?真的去谈一场风花雪月?她觉得不见得,他们不过是刚好在一起经历了点不那么平淡无奇的事而已,当时间把这些戏剧性的因素冲刷干净,谁还会保留那些刺激带来的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呢?话说回来兔子该感谢她才对,没有她这个恶人,兔子也就只能是一只普通的兔子,在这个钢筋混凝土的城市被排挤着消磨掉所有的热情,而不是现在在狐狸的怀里镁光灯下熠熠生辉。

 

但是如果她遇到的不是狮子她的故事是否会不一样?

 

别闹了,生活又不是谁写的童话,就算是童话你也不是主角,没有谁会被作者安排着在哪个街角一直徘徊着等待和你相遇拯救你的命运,大家都在彼此的人生里匆匆而过,没有谁能重要到改变谁的人生,毕竟日子一直在往前过。

 

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啊,她抬脚上了警车。

 

她忽然很期待她的监狱生活,起码那里一片清净,没有电话,没有文件,没有日程,只有她自己。


评论(30)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