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狐兔】一天 早上十一点半-早上十二点

【早上十一点半,动物大学城,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欣欣向荣。各种各样的动物在不同的建筑物之间走来走去,几乎都带着眼镜。心里涌上几分羡慕,但是很快又被责任感吞没,这样安静祥和的学校,不应该被阴谋所笼罩。

 

“卡列狐娜的男朋友是计算机系的。”等等,计算机系?猛的打断来报告情况的狼警官,“计算机系?”

 

“昨天雨林区大面积的监控失灵很可能是黑客所为!”激动的叫起来,却被身后的他凉凉的声音泼了盆冷水。

 

“不是所有计算机的学生都能当称职的黑客,他们的不在场证明如何?”

 

“很遗憾。”狼警官耸耸肩膀,“他们的租房的邻居证实了他们的不在场证明。”

 

再想想,再想想,还有哪里没有注意呢?那么复杂的研究所,如此短的时间内丢掉了目标准确的罂粟,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可以确定嫌疑人的痕迹,几乎可以肯定是很熟悉研究所的人所为,但是是谁呢?谁在这里获利最大?谁又是这件事的受害者?

 

“我说,”一只爪搭上了她的肩,“你饿了吗?”】

 

【早上十一点半,从来没有踏足过的动物大学,里面的动物几乎都带着眼镜,有只在他旁边匆匆走过的水牛目光呆滞的像抱着自己的祖宗一样抱着一个还没有他前蹄大的电路板,身上带着焊锡融化的烟味,要不是他闪得快肯定一蹄子踩在他的尾巴上。

 

“谁敢动我的电路板我和谁拼命,谁敢动我的电路板我和谁拼命……”那只水牛一边走一边念。

 

真可怜。

 

小家伙看起来挺兴奋的。她要是当初不上警校,按照她的脾气会不会也会在这个大学里读什么稀奇古怪的专业?穿着学士袍,戴着小眼镜——她该怎么戴学士帽呢?得在上面掏两个小洞才行。

 

连续的几条线索都断掉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地方被忽略了。她看起来很失望的样子,几乎都能听到她脑袋运转的喀拉喀拉的响声。一早上东奔西跑,他好歹还在大先生那里吃了几块小蛋糕,她一口水都没有喝。

 

拍拍她的肩膀:“我说,你饿了吗?”】

 

【早上十一点四十五,动物大学食堂,正好是午饭时间,食堂里到处都是学生。食堂有四层,按照动物的体型分开,每一层设了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的窗口。到第二层买了一份胡萝卜馅饼,想了想又加了一杯胡萝卜汁。

 

在一片动物里找到他很容易,他的颜色太显眼了。他的面前只有两个蓝莓华夫饼,还有两只叉子,他从来不在和她呆一块的时候吃肉,这意味着他一天三顿大部分时候两顿都是吃素的,有时候她早上能闻到他浑身薄荷味之下有一点点腌制类食物的味道,才猜想他大概是早上吃点鱼。

 

食肉动物是需要必要的肉类蛋白质才能健康生存的,这一点她明白,也知道新鲜的肉类蛋白质才好。她很喜欢他陪她吃饭,但是因为这个原因她还是隔三差五的表示自己要回家吃饭,希望他能去吃一点新鲜的鱼。

 

胡萝卜馅饼刚烤出来,咬一口外面的皮是酥脆的,里面的胡萝卜馅滚烫而柔软,好吃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出了这样的事,校董事会肯定只能禁止违禁药物研究了。”隔壁桌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今天的新闻几乎都是这个事情,我爸妈在乡下都打电话问我怎么了,这种舆论压力,校董事会就是只手遮天也只能就范了吧。”】

 

【早上十一点四十五,动物大学食堂二楼食肉动物窗口。里面有卖炸鱼块的,金黄的鱼块还冒着热气,香味蹿到鼻子里,大脑一个激灵。想了想,还是到旁边的食草动物窗口在一群食草动物奇怪的眼神里买了两块蓝莓华夫饼,蓝莓也很不错不是吗,他的最爱之一。

 

她虽然从来不说,但是她看到他盘子里有肉会别扭,他是知道的。她脑子里会有什么奇怪的联想他不是很清楚,不过说不定就在想几千年前她就是他盘子里的那几块。发现了一次之后他就不在她面前吃肉了,虽然对于狐狸来说午饭晚饭吃素是一件比较残忍的事情,但是他还是习惯了。

 

他有时候会讨厌为什么他是只狐狸,她是只兔子,他们之间差了那么多。他身边有很多动物都好奇为什么他们两个到如此地步也只停留在这个地步,始终没有一个临门一脚,她是姑娘,所以疑问都转向了他。他的确犹豫,他喜欢她,他也爱她,他更知道对面这只兔子爱他,但是他们真的可以跨越那么大的生活差距去在一起吗?他花了很多时间去想这个问题,但是都想不出一个答案。有了她的未来显得如此的光明又如此梦幻得不真实,他没有那个把握去演好那些动物眼里狐才兔貌的童话,他更担心的是当距离被打破之后种种的不合造成不可挽回的矛盾,至少停在这里他们两个还是这样好的朋友。

 

不过这个时候走神似乎不太对,食堂是个什么消息都能听到的地方,在这里坐着吃一顿饭比漫无目的的走在学校里调查效率高得多。

 

他和她同时望向隔壁桌的三只豹猫,脸上露出了笑容。】


【前文早上五点半到早上十一点半转到《一天 早上五点半-早上十一点》短篇小甜饼有《狐兔游戏》系列,报复社会系列有《大梦初醒》系列和《carrot》~】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