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群像】冥·于归

“成步堂龙一,绫里真宵……婚礼,真无聊。”她把手上的请柬随手往小桌板上一扔,转头想去看窗外的蓝天白云,但是眼睛所到之处只是拉下来的遮光板,有些烦躁的握紧了手里的鞭子,空姐万年不变的甜美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狩魔检察官,请问还是照旧吗?”

 

狩魔冥抬头看到眼前的制服空姐微笑的脸,在脑海里搜索了很久关于她的信息还是一无所获,无关人员,她最后在脑子里下了一个判断,狩魔的脑子里只装着和案件有关的一切。

 

“红茶。”她窝进椅子里,鞭子收了回去。

 

“那就是照旧了。”空姐熟练的打算把一杯还冒着冷气的冷泡红茶放到了她的小桌板上,眼看着杯子就要压上那张请柬,冥最终还是在最后一刻把那张请柬抽了出来拿在了手上。

 

“啊真是抱歉狩魔检察官……”

 

她挥了挥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没事。”

 

她当然不是专门回来参加那个刺猬头的婚礼的,踏上日本的土地之后她拎着小箱子在机场里雷厉风行,在来去匆匆的人群里搜寻着人影。

 

“狩魔检察官!”年轻女孩的声音在对面响起,她有些疑惑的扫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原本以为来接她的会是那个结了婚也依然邋里邋遢的胡茬。

 

“茜……小姐?”她打量了一下女孩手臂上的徽章,依稀记得以前女孩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就梦寐以求着要成为科学搜查官,看来是已经得偿所愿。事实上时间过得很快,八九年匆匆而过,有些人得偿所愿,也有的人压根就忘了当年的愿是什么愿。

 

“小姑娘长大了。”她端起了一副长辈的姿态,故意忘了自己比她并没有年长几岁。

 

“因为前段时间我一直跟随那由他检察官处理国际案件,御剑局长认为我比糸锯前辈更适合给你做这个案子的刑警,况且我现在是科学搜查官了!”宝月茜难掩骄傲的向她展示了一下手臂上的徽章,“狩魔检察官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恩。”她选择性的忽视了茜话语里面熟悉的名字,“走吧,去检事局。”

 

“诶?局长说先让我来见狩魔检察官一面,然后让狩魔检察官回家休息倒时差,不用去检事局了。”

 

“茜小姐。”她一手拎着行李箱一手握紧了手里的鞭子,“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属下,有件事情你要明白,你是听从我的命令而不是御剑怜侍的命令,而他,从来都不是能命令我的人,明白了吗?”

 

茜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理解了昨天周末去成步堂律师事务所替成步堂先生准备婚礼,成步堂先生听说她马上要被派给狩魔检察官之后告诉她要谨慎的在御剑局长和狩魔检察官的命令之间寻求一个平衡是什么意思。哦,然后糸锯前辈还一脸如获大赦又掺杂着几分同情的递给了她一瓶治跌打损伤的油。

 

“那成步堂先生,怎么寻求御剑局长和狩魔检察官命令之间的平衡呢?”茜当时掏出手机虔诚的开始记笔记。

 

然后现在她手机的备忘录上赫然写着:“单独和狩魔检察官一起的时候,听狩魔检察官的,御剑局长和狩魔检察官一起的时候,不要出声,躲远一点,然后听御剑局长的。”

 

“是,狩魔检察官。”福至心灵的茜麻利的在前面带路找车,“我记住啦。”

 

冥把头靠在车的后座上,她对时差并不敏感,一年365天,近乎三分之一的睡眠都在飞机上度过的人要是每到一个地方都需要倒一次时差,那罪犯早就在她的酣眠里逃之夭夭。只是这几天为了追查走私毒品的案件奔走了好几个地方,在飞机上还在整理卷宗,倦怠如游丝缓慢而纠缠的侵袭着她的神经。

 

“最后的源头竟然是这里。”茜有些愤怒的握紧了拳头,“居然是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简直不可容忍!”

 

冥看着窗外越来越熟悉的街景,轻轻的嗯了一声。

 

“不过狩魔检察官会抽空去成步堂先生和真宵小姐的婚礼……吗?”茜有些期待的看向冥,见她的注意力在窗外,不由得想起冥的父亲和成步堂先生的过往,又有点忐忑。

 

“白痴的婚礼……”茜有些失望的耷拉下脑袋。

 

“就算是白痴的婚礼……”

 

“所以狩魔检察官会去的吧?”

 

茜抬头看到冥闪烁的目光,冥避开了她闪闪发亮的眼神,清了清喉咙说:“能得到狩魔的祝福,是那个白痴的荣耀。”

 

“啊!真是太好了!成步堂先生和真宵小姐会高兴的!”

 

冥撇了撇嘴,她可不这么认为。

 

“狩魔检察官!”刚踏进检察局的大门,就有个熟悉的声音向她蹦跶过来,“好久不见!”

 

“一柳弓彦。”眼看着那人就要蹦跶到她的面前,她甩出一鞭子止住了他继续蹦跶的脚步。她抬起下巴打量面前变高了也变瘦了的男人,“三年不见,你那副傻气还是没下去半分。”

 

“师父前几天在我破了勇盟大学杀人案的时候还夸奖了我说我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弓彦有些委屈的摸了摸头。

 

“因为承认了你的原地踏步当然证明了他的平庸无能。”她越过弓彦走向电梯,走了几步之后回过身问:“勇盟大学?杀人案?”

 

弓彦立刻恢复了精神,拍了拍胸脯开始滔滔不绝:“那个案子好麻烦的,我花了——”

 

“案子资料还在你手上吗?”冥有些烦躁的打断了他。

 

“额……早上御剑局长拿走了,说有用。”

 

她转身进了电梯,留下了茜被弓彦拉住继续听他精妙绝伦的推理。

 

她没有敲门,直接拧开了1202的办公室门把手,却看到里面的男人正在穿西装外套,手提包放在整洁的桌子上,是一副马上出门的样子。

 

男人看到她时有瞬间的惊讶,之后又恢复了寻常,他转过身倒了杯红茶,然后坐了下来。

 

“狩魔检察官。”

 

“御剑怜侍。”她抬起下巴朝他伸手。

 

御剑摇了摇头,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个牛皮纸袋,犹豫了一下还是递给了她。

 

她在他平静的注视下拆开牛皮纸袋,刚打算抽出解剖报告,牛皮纸袋却突然被人抽走,她眼疾手快的用力扯住,抬起头愤怒的和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桌子到自己面前的御剑对视。

 

“冥,”御剑没有松手的意思,“今天休息吧。”

 

“你在命令我吗御剑怜侍?”她一手牢牢的握着纸袋的另一边一手拎出了鞭子。

 

“别闹小孩子脾气了,要是我的检察官调查案件途中体力不支倒下,我会很困扰的。案件中途换检察官不是一件好事。”

 

“我、不、是、小、孩、子。”她握紧了鞭子从牙齿缝里挤出字来。

 

“那就回家,好好睡觉。”御剑终于把牛皮纸袋从她手里抽走,“走吧,我送你。”

 

她啪的一鞭子抽在了他的脚边,最终还是跟在了他的身后。

 

“成步堂先生果真料事如神。”被弓彦拉着聊的头晕脑胀的茜远远的看着冥和御剑的走出检察局的背影,对电话那边的心音说:“我这里也快下班啦,今天得抓紧时间不能再聊天耽误了……”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