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刀剑在子博客啦,这里是满满的爬墙史

【群像】响也·峰回路转

 

“纪由真田?好的,我立刻去查。”刚刚完成了上午的审判,踏进检察局打算坐在办公室里哼一哼小调,就被御剑一通电话叫上了12楼,御剑一边匆匆的向他交代务必查清楚那个纪由真田的生平一边收拾着手提包,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妆容略浓一身标准办公室打扮的漂亮女人。

 

“检察局长果真日理万机呢。”女人捂住嘴笑道。

 

“如果不这样突然的被呼来喝去,我想会从容很多。”御剑神色不佳的回答道。

 

“哎呀哎呀,御剑局长,小泉大人也是忧心案子的同时忧心您的前程呢。”女人向响也走过来盈盈的行了个礼,“山本奈子,小泉大人的秘书,如果有机会真想和您这样英俊潇洒的检察官共度一个愉快的下午,但是现在不得不失礼了。”

 

“呃,您请自便。”响也耸了耸肩。

 

伴随着一阵香水味,山本奈子越过他款款的消失在了门后,御剑跟在她的身后,经过他时停下来说:“这件事情原本打算我亲自查,但是……如果查到了什么,请尽快联系我,糸锯刑警会协助你。”

 

“好的。”响也皱着眉头用手呼了呼鼻子边的空气,“这香水真难闻。”

 

“纪由真田,男,30岁,一年半前到勇盟大学担任清洁工,高中毕业后一直担任着类似的工作,居住地不定。除了最近的一起勇盟大学杀人案被认为是最初的嫌疑人之外,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也看不出和其他的案件有联系的说。看起来就是一个穷困潦倒不如意的快要步入中年的男人的说。”糸锯皱着眉头看着在警察局调出的资料。

 

“为什么御剑局长突然让我来调查这个人?”响也一边快速的浏览着从一柳弓彦那里拿到的勇盟大学杀人案的卷宗,一边问糸锯。

 

“是夕神检察官的说,他告诉御剑检察官这个人可能隐藏了什么东西,与狩魔检察官的案子有关的说。”

 

“等一下!我今天在法院看到了狩魔检察官和茜,她们不是已经知道了这个人和她们案子关系了吗?”

 

“没错的说,哎不知道能不能告诉你,但是既然御剑检察官已经拜托了你,和你说一点应该没关系的说。狩魔检察官追查的案子正好和勇盟大学的药学实验室有关,而这次的杀人案正好发生在药学实验室,尽管目前看起来安藤由夫是由于被侮辱而导致的杀人,但是狩魔检察官怀疑没有那么简单的说,纪由真田是案件的第一发现人,在案件发生的当晚因为和安藤由夫换班负责药学实验室的打扫,所以他可能对于狩魔检察官的案子有很大的帮助的说。”

 

“安藤由夫,男,58岁,与纪由真田两人都是勇盟大学的清洁工,两年之前开始的这项工作,两人负责药学实验楼的清洁工作,安藤由夫自供,是因为长期得不到实验室大学生们的尊重而心生怨恨,所以谋划了报复杀人并嫁祸给了同事纪由真田。”响也审视着手里的卷宗,脑子里慢慢的盘旋起整个案件的脉络。“那夕神检察官所说的隐瞒是指什么方面的隐瞒?”

 

“是希月小姐的说。”

 

“希月小姐?夕神检察官家的小菜鸟律师?她和这个案子又有什么关系?”

 

“唔,希月小姐肯定不高兴你这么叫她的说。夕神先生说,希月小姐在案子宣判完之后遇到狩魔检察官和宝月刑警询问纪由真田的时候感到了纪由真田超出寻常范围的愤怒,虽然之后纪由解释说是对安藤的嫁祸感到愤怒,但是夕神先生还是觉得有查一下的必要。”

 

“唔,让我打一个电话确认看看还有什么细节。”响也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大脑门,“事情好像很有意思呢,Let’s rock!”

 

“喂大脑门,你应该没有在小美人儿的魔术舞台上跳火圈吧?别忙着挂电话,我是来找希月小姐的,有事情要和她确认一下。啊你好啊希月小姐,上午你遇到纪由先生的事情可以再详细的描述一下吗?唔,嗯?你确定是他看到狩魔检察官的时候才感到了他的愤怒?唔,不确定是不是因为看到了狩魔检察官的原因,但是的确有这个先后顺序是吗?啊这是一个很好的线索,谢谢你心音美人儿。”

 

“我劝你不要在夕神检察官的面前这样称呼心音小姐。”茜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冷冷的响起。

 

“茜?”他挂掉电话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她,“你不是该和狩魔检察官一起查案吗?”

 

“叫我宝月刑警。”她纠正他道,“我来办理勇盟大学杀人案的证物移交,倒是你来这里做什么,手上还拿着这个案子的卷宗?”

 

“那狩魔检察官现在是单独查案吗?”糸锯问。

 

“嗯,现在时间很紧,要尽快办理证物移交手续这样才能早点结案。不过我们已经基本上确定了一些事实,只需要拿到决定性的证物就可以了。”

 

“拿到?”响也敏感的捕捉到了她的用词,“已经知道有证据了吗?”

 

“嗯,纪由先生手上有决定性的证物,如果顺利的话,有了它所有的一切就能连起来了。”

 

“等一下!”响也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脑子里慢慢的成形,但是还缺少最重要的一环,“纪由先生手上有决定性证物?”

 

“那可不能随便告诉你,这是机密案件。”

 

“不不,纪由真田手上有狩魔检察官要的证物?纪由真田对狩魔检察官感到愤怒?纪由真田……茜……狩魔检察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追查她手上的案件的?”

 

“一年半之前吧,什么愤怒?你在说些什么?”

 

“一年半,对,纪由真田一年半之前进入了勇盟大学……这不会是巧合!纪由真田很可能是以狩魔检察官为目标进入勇盟大学工作的!糸锯刑警!去查!纪由真田是否之前有和狩魔检察官有关系的案子!”

 

“没,没有的说,你忘了吗牙琉检察官,纪由真田在之前并没有和任何犯罪案件有关系。”

 

“等一下……”茜突然脸色煞白。“我,我想起来……安藤由夫和狩魔检察官有关系,不,是和……她的父亲有关系。安藤由夫的女儿在12年前由于盗窃杀人案被判死刑,负责检察官是狩魔豪。”

 

“纪由真田和安藤由夫是什么关系?他是……想报复狩魔检察官?”茜喃喃的低语,她的眼睛有些迷茫的看向响也,突然她捂住脸尖叫了一声:“不,狩魔检察官有危险,她现在和纪由真田单独在一起!”

 

“茜,冷静下来!”响也按住茜的肩膀制止了她手足无措的想往外跑,他转过身看向糸锯,糸锯点点头:“我马上通知御剑检察官。”

 

“我们去纪由真田的住处,茜,联系狩魔检察官。”响也把手上的卷宗匆匆整理好,大步走出门外。

 

然而在纪由真田的住处迎接他们的是空无一人的房间。

 

“狩魔检察官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茜有些慌乱的扫视着乱七八糟却没有人的房间。

 

“都是我的错。”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我应该留在那里的,我不该——”她手足无措的看向响也,“要是——”

 

“你听我说,茜。”响也把茜用力的扳向自己,他看着茜已经红通通的眼睛,声音温柔下来,“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你是一个刑警,还是一个科学搜查官,刑警不能被罪犯打乱了阵脚。我们现在要搜集尽可能多的线索,才能知道狩魔检察官被纪由真田带去了哪里。”

 

“嗯……你说的对。”茜含着眼泪点点头。“但是……这里早就被警察搜过了,并没有什么……”

 

“每一个证物都因为我们掌握的线索不一样有不一样的意义,就像每一把吉他在不同的人手里能弹出不一样的声音。”响也环视了一圈散发着腐旧味道的小屋,“至于真相的声音,往往就在角落里吟唱呢,茜。”

评论(2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