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逆转都市报】米粉头独家专栏第342期


《爱上仇人之女?拐走恩师千金?揭秘检察局局长飘啊飘领巾下的情理纠缠》

 

文\大泽木夏实  素材\速水美纪子

 

继上期《绫里掌门下嫁传奇律师:是命中注定的爱情还是处心积虑的养成?》获得众多关注之后,米粉头团队继续进军法律界八卦,为各位读者揭秘那些在法庭之下不为人知的秘闻!近日,原狩魔检察官的女儿狩魔冥小姐卷入杀人案件,真相众说纷纭。而就在昨晚,作为狩魔小姐今日审判主控的御剑检察官(现任检察局局长)却出现在她的就诊医院亲自陪同其前往看守所等待开庭。在其他媒体纷纷指责御剑检察官此举恐有不妥之时,本刊记者另辟蹊径,我们将揭开时间尘封的书卷,向你们详解御剑怜侍与狩魔冥的痴缠往事。

 

幼年丧父,寄人篱下的孤儿与缺失父爱的公主

 

对于现任检察局局长御剑怜侍,很多的读者应该并不陌生,他作为近年来法律界炙手可热的明星,除了在接连升迁以不足四十的年龄就成为了检察局的一把手之外,还破获了数不胜数的案件,其中包括西风民国走私案等涉及国际关系的重案。而令人奇怪的是,年少有为又气质超群的这样一位青年才俊,却在而立之年已过数载却依旧保持着单身。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婶透露,御剑检察官查案时专注的神情足以俘获全日本所有已婚未婚的女人。“大婶我最喜欢看咪酱那足以穿透心房的眼神啊那样的专注仿佛他的眼睛里只会有你一个人以及他用大提琴琴弦一样的声音让你说出你知道的一切哦不过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姑娘是不会见到这样的咪酱的因为咪酱的心当然是属于大婶我的……”虽然这位大婶的后半段都是胡言乱语,但是这样的疯狂也足见御剑检察官的魅力。

 

探究这位法律界的天才,就不得不说到他的人生经历。由于当年一度成为悬案多年不见真相的DL6号事件,当时尚且年幼的御剑检察官就此成为了孤儿,而收养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今日法庭的另一个关注点,即12年前的安藤贵子杀人案的主控检察官狩魔豪,同时,他也在DL6号事件过去整整十五年之后,被著名律师成步堂指控为案件真凶,值得一提的是,成步堂律师也是借着这个事件,在法律界一战成名。

 

时隔多年,我们并不能再去通过御剑检察官脸上的表情去揣摩年幼的他孑然一身跟随着狩魔豪踏入狩魔家大门的那一刻是什么样的心情,我们只知道,命运正在用最残忍的方式让两个原本应该今生都互相仇恨的男女以一种不可违抗的力量相遇。

 

那一年他十岁,而狩魔冥刚满三岁。因为家庭骤变而寡言的少年遇上被捧在手心的懵懂幼女,是一副怎样的光景?据之前在狩魔家做佣人的某女士透露,御剑检察官在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就已经显现出了超越同龄人的成熟。

 

“怜侍君是一个安静的孩子,也许是突然失去父亲的关系吧,虽然被狩魔先生收养,但是狩魔先生忙于工作,那个时候冥小姐的姐姐又刚刚嫁人,整个大房子里大部分时间就只有冥小姐和我们这些照顾她的人,那个时候冥小姐最期盼的事情就是怜侍君放学回来,因为这样才有年纪和她近些的孩子陪她玩——狩魔先生平时是不允许冥小姐随意接触同龄人的。所以,怜侍君其实算是冥小姐唯一的玩伴吧。但是他们毕竟年龄差了那么多,怜侍君又不喜欢闹腾,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坐在冥小姐身边看书,时不时的回应一下冥小姐递给他的玩具。”她这样回忆道。

 

而当问到关于他们二人在幼年时期的关系的问题时,她笑道:“怜侍君是我们这些佣人的救星,冥小姐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小时候脾气难免更加骄纵些,我们说也说不得打更打不得,每次没有办法找他一定管用,他只要皱着眉头往冥小姐身前一站,不管冥小姐之前哭得多天昏地暗都会伸手要他抱,然后他随便哄几句就好了,那个时候我们都私底下说,怜侍君是上天派来给冥小姐做哥哥的,哈哈。”

 

然而御剑检察官对狩魔小姐的感情真的如这位女士所言,仅仅是兄妹之情吗?

 

少年天才,天赋异禀的新星与不甘示弱的师妹

 

如果有对法律界比较熟悉的读者,一定知道御剑检察官和狩魔小姐两人都是背负着“天才”之名在法律界成长起来的。显示出了极强的法律天赋的御剑检察官被狩魔豪收入了麾下也成为了他除了小女儿之外唯一的徒弟,而狩魔豪当年为何要将自己亲手杀死的律师的孩子收为学生,也成了我们永远无法得知的谜题。关于这一点,同样不愿透露姓名的御剑律师事务所现任所长遗憾的向我们的特约记者表明,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还是希望御剑检察官能够继承他亲生父亲的衣钵,尽管他尊重御剑检察官的一切选择。

 

而事实证明,不管狩魔豪当时怀揣着怎样的心态教导着这位“故人”的儿子,御剑检察官的天赋与勤奋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失望,他完美的继承了狩魔流“追求完美”的家风,在刚上任检察官的四年里未尝一次败绩,彼时他才刚刚二十四岁。而继承着狩魔豪血脉的狩魔小姐同样以闪耀的光辉和更加年轻的年龄闪耀在法律界的上空,她在大洋彼岸获得检察官身份的时候甚至没有成年。

 

“冥小姐一直在努力的追随着怜侍君的脚步,记得怜侍君第一次为了学习法律要去美国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才十三岁吧,狩魔先生问他敢不敢独自出国,他毫不犹豫就说没有问题。他离开的头几天冥小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怜侍君只是和以前一样每天晚上都会回家,然后不管我们怎么说她都搬着小凳子坐在门口等,等了好几天然后哭着大发了一场脾气,印象里这是冥小姐懂事之后发的最大的一场脾气了吧。等怜侍君放假回家,冥小姐就不像之前那么黏他了,也再也不称呼他怜侍了,改成了和叫我们一样叫他全名。”

 

“狩魔先生虽然在生活上从来不亏待狩魔小姐,但是在学业上要求非常的严格,冥小姐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格,有时候会因为自己表现得不如期待的那么完美而生自己很久的气。她那个时候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我要超过御剑怜侍!我要证明自己比他更优秀!’其实我们很心疼她,她那个时候还是个小女孩啊,成天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我记得有一年她发高烧,狩魔先生忙着一个大案子根本没时间陪她,只有我们守着她打点滴,听她迷迷糊糊的喊怜侍君的名字要怜侍君不要丢下她伸手抱抱她,听着真的非常的难过。”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狩魔小姐的心里,御剑检察官的分量和父亲的分量相比即使不能说更重,至少也应该是平分秋色。而在谈到御剑检察官对冥小姐的态度时,这位佣人的表情变得暧昧起来。

 

“怜侍君对冥小姐……其实不好说,他对冥小姐非常好,冥小姐有时候气急了会用手里的鞭子抽他,他从来没有和她急过。你说他只把她当妹妹,但是就算是亲哥哥也不见得会像他那么容忍……但是你说有其他的意思吗?也不像,他们那个时候会开始吵嘴了,怜侍君虽然从来不和冥小姐动手,但是嘴巴比冥小姐厉害,他们吵架一般都是他赢,不过赢了归赢了,冥小姐一生气就又要动手了哈哈。”

 

时间流转到2016年,御剑检察官和狩魔小姐当年都正是最意气风发的年纪,狩魔弟子和狩魔女儿的身份为他们铺就了未来的康庄大道,如果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们也许就会这样携手成为法律界的一对风云搭档,然而一切都在2016年葫芦湖的三声枪响后结束了,而御剑检察官面临的是他难以想象的,尘封了十五年的真相。

 

真相大白,彼此仇恨还是就此相忘?

 

2016年12月24日对于御剑检察官而言应该是一个不容忘却的日子,在父亲蹊跷死去的DL6号事件案件追诉期过期的前一天,他和自己的永远的对手同时也是一生的挚友成步堂龙一一起揭开了事件的真相:他的老师,将他从孤儿的窘迫境地解救出来一手扶持进法律界的恩人,居然就是他应该仇恨入骨的杀父仇人。而对于狩魔小姐而言这个日子也同样来的刻骨铭心,从那一天开始,狩魔这个名字就不再是象征着与犯罪斗争到底的一枚金章,相反,它被刻上了有罪的标签遭到了世人的质疑,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她从小当做目标和楷模的亲生父亲。而她的父亲,正是被和她一起长大的人亲手送进了监狱,之后狩魔豪也病逝于此地,他们一个是对方杀父仇人的女儿,一个就是对方的杀父仇人。

 

命运的木槌在法庭上宣判的那一刻同时也宣判了他们两个人的命运,如笔者在开头所言,他们原本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相遇的两个人,而上帝给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他们在懵懂无知着在那个空旷的大房子里互相陪伴着长大的时候就注定背负着父辈的仇怨,而这个炸弹在他们最美好的年纪轰然炸响,在一切的可能都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似乎就强迫迎来了结局。

 

在将近两年之后两人再度在法庭重逢,讽刺的是那一场法庭对面依然是那位成步堂律师,如果看了专栏之前的报道的读者可能会想起,在那一次的庭审中成步堂律师现在的妻子,当年还是他助手的绫里小姐被绑架作为了法庭上的筹码,丧心病狂的杀手甚至不惜狙击时任主控的狩魔小姐来拖延开庭,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法律界消失了许久的御剑检察官终于归来。我们仍然不知道当时站在检控席上宛如涅槃重生的御剑检察官在冷静的完成检控工作顺利将凶手定罪的同时,面对重逢的故人心中可曾有过一点涟漪?

 

也许是为了摆脱狩魔这个名字带给她的枷锁,狩魔小姐之后选择了成为国际检察官,自此天南地北行踪不定,而御剑检察官留在了国内,以自己的努力脱离了狩魔带给他的所有光辉与阴影。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私下的生活中,他们似乎仍然保持着相对亲密的联系。

 

爱恨纠缠,他们究竟情归何处?

 

笔者在世间奔波,见过太多人,听过太多故事,有亲缘关系的男女尚且可能内心仍然留有一丝对对方不能言说的倾慕,何况是原本并没有任何亲缘关系的,我们这次故事的两位主人公?

 

据不敢透露自己姓名的一柳检察官所说,他们二人在之后仍然有几次合作查案的经历,历经如此变故,他们依然保持着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默契。这是有意识的逃避还是无意识的遗忘呢?笔者认为无疑是前者。

 

御剑检察官时至今日依然孑然一身,身边除了唯一的一位女助手再也没有任何的异性。而面对我们的采访,他的助手一条小姐在我们承诺不透露她姓名的情况下向我们讲述,这些年查案过程中也时常会遇到有异性向御剑检察官表达爱慕之情,但是御剑检察官都不曾予以过回应。反观他的挚友成步堂律师,不仅身边女助手如流水,甚至传闻邻国克莱因的现任女王都对他倾慕有加。

 

那么他的心里这么些年究竟装着的是谁?难道不正是那个在他人生最灰暗的时光向他摇摇摆摆走过来要他抱的小女孩?不正是那个在他身边骄傲的挥动着鞭子说着要超过他的小姑娘?不正是那个与他横亘着杀父之仇遥遥相望的女人?

 

在这么多年的时光里,他就这样被理智和情感撕扯着面对着她,当他们久违的因为一个案件重逢的时候,他心中滚动的到底是扣住她的喉咙为父亲报仇的渴望还是咬住她的嘴唇发泄相思之情的痛苦,只有他本人才能了解。

 

在昨晚的现场报道里我们听到了御剑检察官对于所有人的宣言,他说站在他身边的狩魔小姐是他的亲人,他将陪伴她不管她在任何地方。这是一个聪明的谎言,他用亲人两个字巧妙的混淆了亲情与爱情,不愧是检察局的一把手,偷换概念的能力和推理的能力一样的高超。他也许自己也沉浸在这个谎言里,在这个谎言里一切都没有发生,岁月静好安稳无忧,没有父辈的欺瞒和仇恨只有互相依偎着长大的两个人她永远是他手心里的公主以妹妹的名义占据他内心最隐秘的欲望。

 

在我们问到他们身边的人认为他们之后会如何之后,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

 

“他们怎么能在一起呢?在一起又怎么可能幸福呢?”大婶如是说。

 

也许在御剑检察官的内心深处的理智里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那么多年只维持着他近乎荒唐的兄长的身份没有谋求再进一步。

 

而我们,只能祈求天地放过一双恋人,奢望不该发生的都不曾也不将发生。

 

本期米粉头专栏到此结束,更多案件细节请点击UP头像。下一期我们将继续揭露法庭里的爱恨纠葛,《以身抵罪,少年检事力护无知幼女;咫尺七年,少女重返法庭只为结环报恩》,我们不见不散!


评论(3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