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群像】御剑·弃子

“是,请给他们最大的权限,是,这是我的意思。”御剑皱着眉头一边停车一边回答着手机那边的询问。

 

“这位先生,请问想来一杯冰爽的冰淇淋吗?虽然夜幕已经快要降临,但是天气还是越来越热不是吗?”他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当然不感兴趣,不过如果美云在身边应该会闹腾要去买一杯——不过她被他流放去给希月律师他们帮忙了。

 

“你一定不会想错过这杯冰淇淋的。”在他停好车往看守所大门,男人的声音叹息着在他身后响起,御剑的脊梁僵直起来。他缓缓的回头,看到虎狼死家推着一个粉红色的冰淇淋小车向他微微鞠了一躬:“一别多年,御剑先生已经今非昔比,我却依然还是一个普通的冰淇淋小贩,真是令人羞愧啊。”

 

“那么……”虎狼死家熟练的拿出一个大勺子和一张卷好的华夫饼,似乎真的非常期待的看着御剑,“先生想要什么口味的冰淇淋呢?”

 

“虎狼死家……”他尽量冷静的保持着常态从唇齿里咬出对面如阴魂一样的杀手的名字,“你——”

 

“放轻松,放轻松御剑先生,没有人要求我来取你的性命,所以我只是真诚的在向你推荐我研究的新口味辣椒冰淇淋——本来是想推销给在看守所里的那位小姐的,不过她似乎忙着在见别人,所以我只好退一步推荐给你。”虎狼死家在红色的冰淇淋盒里挖出了一个完美的球盖在华夫饼上,把它递给了御剑,“事实上我本来打算去那个刺猬事务所上门推销,不过那里看起来没有人。”

 

“……”

 

“我知道御剑先生之前花了大力气寻找我,不过被警察随意找到实在不是我的风格,看起来即使找不到本人,以御剑先生的能力也能保护好想保护的人不是吗……唔,御剑先生不喜欢吃辣吗?那换成香菜口味的怎么样?”他又挖了一个翠绿色的冰淇淋球。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不能让雇主受到怀疑。”御剑接过了那个盖着一红一绿两个冰淇淋球的华夫饼,慢慢的说,“如果我们必须这么做呢?”

 

“啊……本人实际上就是想去告诉那位似乎被多年前本人的职业操守折腾出心理阴影的律师先生,本人职业操守中的有一条是不能以任何形式毁掉本人的招牌标签——这种不尊重本人的行为实在让人无法忍受——所以这一次的审判本人不会以任何形式参与,那位律师先生大可不必把女儿和小姨子都从学校里接出来带在身边。”

 

“那么你走之前是否带走了现场的其他东西或者破坏了现场?”

 

“呵,御剑先生,我只对杀人感兴趣,小偷小摸入不了我的眼。”虎狼死家向御剑伸手,“200元。”

 

御剑掏出皮夹,还是忍不住说:“虎狼死家先生,总有一天我会将你绳之以法的。”

 

虎狼死家推着冰淇淋车,语气平静的说:“谁知道呢御剑先生,也许本人厌恶了杀人的游戏之后也会像了贤君一样去监狱散散心也说不定,不过不是现在。”

 

“狩魔小姐在和别人会面?”御剑看了看时间,皱着眉头问狱警,“这么晚了,她在和谁会面?”

 

“不清楚,似乎是之前的同事?”狱警努力回想了一下,“不过他们说了好一会儿话了,要我去帮你催一催吗?”

 

“不用了。”他说,“我等一会儿就好。”

 

“御……御剑检察官!还是没有发现虎狼死家的说!还要继续搜查吗!”糸锯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不用了……嗯……你要吃冰淇淋吗?”御剑把手里快化的冰淇淋举到糸锯的面前。

 

“太好了的说!渴死了的说!谢谢御剑检察官的说!”糸锯眼冒星光的接过冰淇淋对着红色的冰淇淋球大咬了一口,“呜……为什么……是辣的说……”

 

“果真是辣的吗?”御剑抱着双臂看着糸锯红着眼睛去漱口的背影,“还好没有吃。”

 

会面室的门打开了,他还没反应过来,一团金毛就活泼的冲到了他的面前:“Hey! I think you must be Mr. Mitsurugi!”

 

御剑愣了愣,他抬头看看会面室的编号,这团金毛就是从冥的会面室里跑出来的,难道冥之前见的人就是这家伙?金毛,蓝眼睛,比自己略高一些,嘴里的口音是明显的英腔——冥之前的同事?

 

“Sorry, but have I seen you before?”他皱着眉头问。

 

“Come on! Why you become so serious? I mean---Franziska never talked something about me with you before?”金毛似乎一下子受了不小的打击,忽闪的睫毛委屈的垂下来,然后他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又精神起来,“Huh! I know it! Both you and Franziska are SO busy! That must be the reason why she never mentioned me!”

 

“Never mind! But I do know you! I have seen your pictures in Franziska’s wallet for many times! You are her younger brother in law, aren’t you? But you look older than her…Hmm…Oh! Please forgive me that I forget to introduce myself again……I’m Warme Evans, an Interpol.”

 

他并不明白眼前的这只大金毛为什么对他这么热情,看了看现在的时间他咳了一声,礼貌的说:“Welcome to Japan, Mr. Evans. So…anything else?”

 

金毛活泼的点点头:“Yeah….Actually,I want some help…”

 

“Look, Mr. Evans.”他的耐心耗尽了,于是他匆匆的拿出口袋里的笔在手边的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You have known that Franziska is getting into some trouble, didn’t you?Maybe it’s not the proper time…You can call me after tomorrow.”

 

“And,”他在Evans 向着看守所大门欢乐的蹦跳过去之前凉凉的补充道,“I am not her YOUNGER brother.”

 

“But Franziska said before…”金毛困惑的挠挠脑袋。

 

“She’s joking, of cause.”他的嘴角抽了抽。

 

“Oh! I get it! See you Mr. Mitsurugi!”

 

“是你的同事?那只……那位Evans?”走进会面室,冥正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猛然听见他的声音居然是受到惊吓的表情,“狱警没有告诉你我傍晚会过来大致告诉一下你情况吗?”

 

他坐下来看着玻璃对面的冥,她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看来狱警尽职尽责的没有把这几天的报纸给她看,哦对了,说到报纸——他过几天还要去御剑律师事务所拜访一下那位不能透露姓名的所长以及问候一下办公室楼下那位不能透露姓名的徒弟。

 

“唔……之前在欧洲办跨国走私案的时候他是我的属下。”冥撇撇嘴,“听他说他还升职了,还是当年刚出学校的欠抽德行。”

 

“他是为了这个案子来找你的?”御剑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却发现冥的表情奇怪起来。

 

“不是。”她慢慢的说,似乎在花力气遣词造句,“这个案子和他没有关系……是别的事情。”

 

“之前的那个国际贸易走私案结束之后……英国那边的检察院一直有意向要我留在那边。”冥轻轻的说。

 

“……”他突然有种刚刚吃完了那个看起来像噩梦一样的冰淇淋的人就是他自己的感觉。

 

“我答应他们考虑看看,然后把手上最后这个案子办完告诉他们决定……毕竟在那里没有人觉得我是谁的女儿,是谁的妹妹,而且我也有点厌烦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飞机上的生活了,英国是个不错的国家,定居在那里听起来也挺不错的。”

 

“的确……是个不错的国家。”他说,但是他心里并不这么想。

 

她从来没有向他提起这件事情——的确,他也没有什么立场来和她商量,他只是她的……younger brother in law?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身份……他想起了之前那只金毛对他的称呼。而且她脸上有着隐隐约约的期待表情,这样的认知让他不知为何觉得不舒服。

 

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在他身边过了,但是他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也许是潜意识里知道她不管飞天南还是飞地北总归到最后还是会转悠回来,哪怕停了一会儿又要离开——但是现在看起来她在规划着未来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定居下来继续她的法律之路——她的未来计划里没有他了,这让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被丢弃的感觉。

 

在之前如此多的时光里都是他一直大步流星的在前面走,也不怎么去关注身后的她,在他的认知里冥反正最后都会跟到他的身后,他甚至不需要放慢脚步去等。

 

她没有看他,而是看着他身后的某个角落,他的内心突然烦躁起来。

 

“我想起来成步堂说还有事情要告诉我,”他站起来,“手上的证据已经差不多了,他那里有了大突破口……你就当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我已经休息的快发霉了。”冥恨恨的拍了下桌子,“阻挠我查案子的人,我不会放过的。”

 

“嗯……放心吧。”他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很想离开这个地方,“晚安,明天见。”

【感谢佳子友情出演小天使Warme Evans~233333】

评论(3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