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群像】成步堂·周末小憩


“爸爸爸爸你得快点去给美贯拿呀下午就彩排了没有帽子君怎么可以!”电话那边还传来了王泥喜的安慰,“美贯你也别着急,先把其他的东西再清点一下……”

 

“王泥喜君当然不着急了!就是王泥喜君的失误才导致了帽子君的受伤!爸爸!美贯要以过失杀人未遂罪控告王泥喜君啦!”

 

“哈哈,美贯,过失杀人哪里有未遂的说法……你快让王泥喜君陪你再整理一下还有哪些东西需要取到舞台现场去。”成步堂坐到计程车里向司机报了御剑家的地址,“爸爸去御剑叔叔那里给你取帽子君了。”

 

要不要给御剑那家伙打个电话呢……唔,应该没有必要。以那个家伙从来都不混乱的作息,即使是周六也都是早早的起床做事,而且前几天美贯也打电话邀请了他今天下午去剧场看她的新魔术秀彩排,这样直接去应该不突兀吧。

 

不过这个周末真是令人感到愉快啊,在这么一大堆事情结束之后,真是让人怀念的平静生活。成步堂打了个呵欠,满意的把刺猬头靠在了后座上。

 

“叮咚,叮咚。”摁了三下门铃都没有人来应,嗯?出什么事了?御剑那家伙该不会在屋子里被人谋杀了吧?!要不要撞门进去看看?呃……这个门可不是仓院之里那种撞一撞就能开的门啊……但是……

 

门刷拉一下被打开了,门背后出现了狩魔检察官的脸……嗯?狩魔检察官为什么会在这里?啊他想起来了,似乎她家里还在进行搜查,那住御剑家里也不奇怪——等等,她挥鞭子干嘛!

 

“疼疼疼疼!狩魔检察官你打我干嘛!诶疼疼疼!”打了一下,还打第二下!她脸色怎么那么奇怪啊!整张脸就像发烧了一样红——但是他还什么话都没有说呢,怎么就招她了?

 

“成步堂龙一,好狗不挡道!你,等一下别走!”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冥一把把他推开蹬蹬蹬的冲向了刚打算离开的计程车。

 

“呜我的腰我的腰……”半个月之前才去崛田医院好好的理疗了一下,这下被她一推估计又得去向那个神经病院长打招呼了,这是在干嘛啊……

 

“御剑,你们这一大早上的是在做什么啊?”他揉着腰在进门前先东张西望了一下,看见御剑居然还穿着睡衣,而且袖子挽起的地方明显也有几道和他手臂上一样的刚刚被冥的鞭子抽过的痕迹。“哇,我还以为狩魔检察官从来不打你呢,看来都是一样的待遇啊。不过怎么大清早你就惹她生气了?”

 

“成步堂,我还没问你呢?大清早你连个电话都不打就来敲我房门。”御剑走过去倒了杯茶坐下来,并没有也给他倒一杯的意思,他只好自己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坐到他对面。

 

“我以为就你这家伙周末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就算你不在家我也知道你备用钥匙在哪里。”成步堂摸摸头,“谁知道你和狩魔那家伙大周末关着门打架啊……美贯今天下午的彩排哦,她之前就打电话邀请了你的,她的帽子君被王泥喜君不小心弄坏了,我来拿放在你那里备用的。”

 

“哦。”御剑指指客房,“去拿吧,就放在里面。”

 

看来御剑还叮嘱了打扫房间的人也擦擦美贯的魔术道具啊,一点灰都没有。成步堂满意的点点头,回过头却发现客房的床上还是和以前一样上面堆着一些御剑平时不用的资料和书。奇了怪了,看起来明显狩魔检察官昨晚是住这里的,这间客房却没有被收拾过,她这是住的哪里呢?御剑那家伙居然连床都懒得收拾让狩魔检察官直接睡沙发?那怪不得被抽,嗯,活该。

 

“真宵君居然不和你一起行动。”他拿着帽子君出来的时候御剑已经换成了出门的衣服,手里捏着手机应该是刚刚打了电话,不知道是否是错觉,他觉得御剑今天的情绪有些奇怪——反正不是昨天庭审的时候那种沉闷的表情,显得十分的……别扭。比如他突然和他提真宵,有种没话找话的心虚感……嗯,真是令人很在意啊。

 

“真宵啊,春美打个电话给她说这个月又有一笔租金出了问题,她大呼小叫的昨天傍晚就收拾了带着心音回仓院去了,今天下午估计能赶回来。”成步堂耸耸肩,“你知道的,自从她当上家主之后就开始搞仓院改革,仓院世俗化,灵媒旅游业什么的,仓院的旅游业慢慢兴旺之后店铺租金什么的老是出问题,她们仓院的产权都不清不楚的,心音都已经替她解决了好几次的租金纠纷了,我还琢磨着什么时候好好帮她理一理。”

 

“真宵君的商业头脑倒是比你够用很多,成步堂,你现在完全是靠女儿和妻子养了吧?”御剑戏谑的看他流下了冷汗。

 

“喂喂喂这么说也太过分了……虽然事务所的委托数量的确不是很多……而且真宵那边我也帮很多忙……”

 

“成步堂。”御剑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他盯着手里冒着热气的红茶很认真的问,“你是为什么想到要和真宵君结婚呢?”

 

“啊?你们不都知道吗?春美啊,春美和美贯,王泥喜君以及心音小姐一起,趁着真宵在仓院进行灵媒百人斩的时候伪造了一份她和别人的婚礼请柬送到我手上,对我说什么仓院的规矩,家主在继承家业之前必须成婚,所以真宵马上要嫁给别人了……我当时也没搞明白自己在想什么,反正一眨眼睛就在去仓院的车上了,再一眨眼睛就在仓院里到处找真宵了,再一眨眼就冲到瀑布下面去把正在修行什么都不知道的真宵酱拖了出来,然后就也浑身湿淋淋的对她喊‘怎么能随意就嫁给不认识的人’之类的话……她当时吓了一跳,说她也不认识几个人。等我反应过来已经对她说:‘你认识我难道还不够吗’……就这样啊。”成步堂絮絮叨叨的说起了春美她们已经和别人说了无数次的故事。

 

“你这个荒唐故事我已经在春美小姐那里听过几次了……我是说你是……怎么想的?”

 

“哈?我什么都没想啊!我都说了是一眨眼睛,一眨眼睛……非得说想什么,虽然一直之前没有想过结婚这个问题,但是一听说真宵要嫁人就觉得很不舒服……心里空落落的。而且如果我要结婚……除了真宵也没有什么别人了吧。”成步堂摸摸脑袋,“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御剑把杯子里的茶一饮而尽,“走吧成步堂,我开车送你去方块剧场——你什么时候也买辆车啊,成天骑自行车像什么样子。”

 

“医生还让我多锻炼锻炼呢。”成步堂心有余悸的揉揉腰,“车什么的就免了吧。”

 

“那你怎么求的婚呢?”在车里御剑又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求婚啊……我没求啊……我当时说完那句你认识我还不够之后,真宵就嗷呜一声挂我脖子上了问我说这句话是不是要娶她?那我那句话就算求婚了吧……”

 

“呵,还真是你的风格呢成步堂。”

 

“喂你这个嘲讽的语气!但是好歹我现在是已婚人士,不像你……整晚上只能抱被子睡觉!”

 

“……”

 

“成——步——堂——君——”走进剧场,他脑袋上方就传来了真宵的大呼小叫,“看——我——!”

 

“喂喂喂真宵你去那里做什么!很高的啊!很危险啊!”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真宵一摇一晃的走在头顶的横梁上。

 

“真宵小姐又不像成步堂先生那么恐高,而且是有威亚很安全的。”王泥喜跑过来接过了他手里的帽子君。

 

“这里唯一没有资格说我恐高的就是你了吧王泥喜君。”他继续对真宵挥手,“真宵,下来下来很危险的啊!”

 

“对啊对啊我也之前劝真宵大人不要上去的。”春美哀愁的看着玩得开心的真宵,“万一真宵大人已经有了孩子摔下来可怎么办啊……那可是绫里家的下一任继承人啊!”

 

“但是我觉得爸爸的效率没有那么高……”

 

“我也觉得成步堂先生的效率……毕竟才不久才去看了腰病……”

 

“你们这群小孩子在叽叽咕咕什么呢!”成步堂一手拎过春美一手拎起美贯,“心音小姐,仓院的事情解决的如何了?”

 

“啊!那个——没问题的!我已经轻车熟路了!产权纠纷什么的,我现在在梦里都能解决了。”心音抱拳道,“我现在可是真宵小姐任命的仓院首席顾问律师了!”

 

“……怎么一股过家家的感觉。”

 

“御剑先生!”小茜来了,但是她先跑到了御剑身边和他嘀嘀咕咕起来,御剑点了点头。

 

“那这几天拜托你了。”

 

“哈?没有没有,反正我也一个人住,只要狩魔检察官对猫毛不过敏就好,不过御剑先生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

 

真是没头没脑又令人在意的对话啊。

评论(2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