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群像】玄·誓言

“真司那孩子给你的礼物?我真是羡慕你啊妹妹,我的女儿三岁的时候还只知道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呢——我听说你三岁的时候,也是时常在御剑君的怀里哇哇大哭。”狩魔玄眼带着慈爱看着小她二十余岁的妹妹在狩魔家空旷的客厅里抚摸着来自她的儿子的礼物,虽然冥在拼命的克制着在她这个不成器的长姐面前露出幼稚的激动姿态,但是她的眼睛还是把她此刻的心情暴露无遗。

 

冥的心情非常好,就连听到她装作不经意的提起御剑的名字,也只是装作没有听到。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真司喝了一杯热牛奶之后就乖乖的上床睡觉去了,他住的是御剑从前住的房间,她还在他床头给他讲了一个美人鱼的故事——虽然真司一直乖巧的窝在被子里听她讲到了王子公主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但是她知道小家伙并不爱听这样的童话,不过他这个年纪就该听听这样纯洁善良又美满的故事,可不能学她的妹妹成天给他念自己手上的案件卷宗。

 

“但是姨妈,小美人鱼最后不是成了泡沫吗?”真司打了个小呵欠。

 

“唔……真司记错了吧。”她没想到真司居然听过这个故事。

 

“没有记错,因为蔺仪那个白痴为了这个结局哭湿了我的领结还嚷嚷着要灵媒她。”真司陷入了不怎么好的一段回忆,“后来还是成步堂叔叔告诉她没人知道小美人鱼真正长什么样所以不能灵媒。”

 

“呃……那就是姨妈记错了吧。”她替真司掖掖被子,“姨妈老啦,有时候就糊涂了。”

 

“姨妈,你会去劝劝妈妈不要和爸爸离婚吗?”他从被窝里坐起来。

 

“妈妈和爸爸不会离婚的,姨妈向你保证。”她让真司重新回被窝躺好,“真司乖乖睡觉,姨妈去陪妈妈说话。”

 

她带着对孩子的保证下了楼来面对自己继承了父亲所有天赋也同时继承了父亲大部分执拗的妹妹,她们姐妹二人其实并不亲近,也是在冥和御剑结婚之后以他们的婚礼为契机两姐妹才逐渐恢复了亲人间正常的交往。她自己对于父亲来说是一个耻辱——一个没有继承狩魔的天赋和志向的女儿,却背负了狩魔骄傲的名字,也许正是被她早早结婚选择在家相夫教子气结,冥才会来到这个世间——万幸冥没有辜负父亲的期待。

 

“这是,光盘?”冥小心的拆开了包装纸,她沿着沾胶的口撕得很小心,但是因为真司把纸压得太紧了,那张包装纸最终还是没能完整的留下来。

 

“这是,我们的婚礼光盘?”冥有些茫然的看向她,“我们的婚礼有光盘吗?怎么会在真司手上?”

 

“你可是答应了那孩子要好好看他给你的礼物的,打开看看不就知道是谁录的了么。”她不由分说从冥手里拿过了那张盘放进了家里不知道多久没有用过的DVD,“我都快不记得了。”

 

一开始电视里一片黑,只听得到有人在说话。

 

“矢张,你在做什么?”

 

“我在录像啊,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新买的摄像机就是坏的吗?不管怎么看都是一片黑啊。”

 

“矢张先生居然不是带画板进来而是带摄像机进来,真是令人惊讶啊。”

 

“我是怕御剑那家伙嚷嚷着我一画画就没好事然后没收我的画板嘛,真是的,成步堂你的婚礼我不也画了画,明明一点事都没有!”

 

“不过鉴于你这家伙的体质特殊,他不允许你画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再说了,你背着那么一个大画板,目标太大很容易挨鞭子啊。”

 

“哼哼哼,所以啊,我天才的天流斋真志守!特意用之前的皮卡丘大冒险的稿费买了这台小型摄像机!喂喂成步堂你赶紧给我看看它为什么是黑屏的啊!”

 

“我对这种电子设备一向不擅长……”

 

“呐呐,我来看看我来看看——”

 

“真宵你别动作那么大……”

 

“哎呀,你们连前面的镜头盖都没取下来——诺,好啦!哈——喽!我是真宵!来,成步堂君也来打一个招呼!”

 

一个穿着和服的姑娘对着镜头在招手,她身后有一个蓝衣服梳着刺猬头的青年,他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一只手也配合的像镜头在招手。

 

“这两位就是成步堂律师和他的妻子吧,我记得当时婚礼的时候他的妻子还和我说了会儿话,和小孩子一样。”她转过头去看冥。

 

“哼,那只是成步堂那白痴传染的罢了。”冥抱着双臂窝在沙发上。

 

“是吗,我还一直听说成步堂律师是一位很有担当和追求的律师。”她摇了摇头,没有再和冥争辩。

 

“嘘嘘,新郎新娘要来了。”

 

镜头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时间只有所有人穿着礼服的背影,背景里响起了婚礼进行曲。

 

“呐呐,成步堂君,新娘好漂亮啊,我也想穿那样的婚纱。”在庄严的音乐里混进了真宵的声音。

 

“但,但是婚礼只能办一次啊真宵酱。”

 

“周年纪念什么的不能再办一次婚礼吗?”

 

“没有那样的说法啦!”

 

“这样啊……但是真的很好看嘛……”

 

“那么喜欢吗……那我们之后去买一件?”

 

“他们的女儿就是真司时不时会提到的蔺仪小姐吗?”她问冥。

 

“嗯——挺可爱的。”冥难得夸了一句。

 

“有这样可爱的母亲和宠爱着她母亲的丈夫,想来蔺仪小姐也很可爱。嗯——我看到冥了,拍得很漂亮啊。”

 

她的妹妹穿着一身剪裁得体而大方的婚纱出现在了镜头里,被她的丈夫牵引着走过中间的红毯,镜头画过一众人转向了在尽头等待着的一身黑西装的御剑以及裁判长——他被特别邀请过来代替神父的职责,不过看起来手中没有小木槌的他站在台上有些不习惯。

 

她侧过身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她看得出神,眼睛几乎一眨不眨。和从前一样她并不了解冥此时此刻心中在想些什么,但是她明白了真司让冥看这份光碟的良苦用心。

 

这应该是冥和御剑君为数不多的幸福时光之一——其实这么说不是太公平,他们的婚姻在她看来并不是不幸福,而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去认真的探索过婚姻该怎么经营。她多年的家庭经验告诉她,婚姻意味着两个人共同的牺牲去把两份生活融合成一份生活,不论是谁面对家庭都要做出自己的让步和改变,但是她的妹妹和她的妹夫显然从来没有想到过一点。他们的婚姻似乎到目前为止都只是两个人住在了一起而已,顺带捎上无辜的真司。诚然他们都天赋异禀,都是事业的佼佼者,都是法律界的明星,但是长此以往他们的家庭注定了会成为他们事业的牺牲品。

 

他们彼此没有感情吗?在她看来,以自己妹妹和妹夫如此骄傲的性格,是不可能和不喜欢的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他们之间恰恰因为太过熟悉,别的夫妻大多是爱情还没来得及变成亲情就丧失了激情,他们之间是恰好相反的。

 

“御剑检察官,你愿意在法之女神的注视下庄严宣誓,你将用一生守护你对面的女人,爱她,敬她……”

 

镜头被拉近了,看起来御剑君很严肃,眉头还是浅浅的皱着,但是他注视冥的目光很柔和,这让她想起他在半夜冒昧的来敲她家的门向她请求把冥嫁给他的样子。

 

“我愿意。”他郑重其事的这么说,她能通过他在镜头里的表现想象他一向被人称道的在法庭上的身姿,也感叹让裁判长来主持这场仪式的创意,她当时参加婚礼的时候就在想,这才是烙印下了他们两个人的风格,他们都为法而生。

 

只是如此志同道合又步履默契的人,偏偏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知该作何感想。

 

“狩魔检察官,你愿意在法之女神的注视下庄严宣誓,你将用一生陪伴你对面的男人,爱他,敬他……”

 

裁判长的声音比刚才紧张了不少,是在害怕什么吗?

 

镜头转向了冥,她微微抬起下巴,手里捧着娇艳的花束,她——

 

“够了。”电视被啪的关掉了。她的妹妹站起来,肩膀在微微的颤抖,“我想去睡觉了,明天还有工作,太晚了。”

 

她没有戳破妹妹的谎言,看着她慢慢走上了楼梯。

 

等冥上了楼关上了房门,她继续打开了电视机,把声音调整成了静音,看见冥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嘴型是一句最简单不过的“我愿意。”

 

裁判长那一瞬间似乎是想敲锤子,但是两手空空,他把手在桌子上轻轻拍了拍。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现在他说的话是“我宣布,在法之女神的祝福下,新郎和新娘缔结下永恒的爱的誓约。”

 

之后的镜头陡然凌乱了起来,哦,这个时候是要准备抢花束了,几个年轻的女孩子跳了起来,有一个头型夸张刘海就像一只螃蟹钳子的小姑娘跳得特别的高,差点崴了脚,被身边一身黑白搭配的男人及时扶住了,她指指前面拥挤的人群嘴里在对着比她高很多的男人说些什么,但是现在是静音,什么都听不到,但是那个男人听了之后似乎很不情愿的也加入了前面拥挤的人群。

 

而冥拿着花束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看着面前挤作一团的人群,趁所有人都还在争抢最有利的位置的时候,她向完全相反的方向把花束扔了出去。

 

最后谁抢到了那束花?她不记得了,更不知道那句抢到了新娘的花束就会成为下一个结婚的人这句话是不是应验了。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黑下来的电视机,有些惆怅的想,连誓言都有被所有人付之一笑的一天,这样的谚语又怎么能算数呢?

 

电视机的屏幕突然又亮了起来,屏幕上出现了御剑君的一整张脸,似乎已经是婚礼结束之后?他的脸颊上有一层薄薄的红晕,对,她想起来,在之后的饭桌上他的部下轮番灌了他不少的酒。

 

她忍不住好奇,把声音重新打开了。

 

“来来来,御剑先生!对着这里对狩魔检察官说几句话吧!这个肯定很有纪念意义的!以后想起来眼泪一定感动的哗啦啦的流!”一个女孩的声音。

 

“对啊对啊,说几句说几句!”女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声音。

 

“说几句?”御剑君看起来是醉了,他的语速比平时慢一些,眼睛也显得朦朦胧胧的。

 

“恩恩,随便说什么都可以哦!对狩魔检察官表达一下爱意呀!”

 

“茜小姐,你这样小心工资评定啊。”

 

“呐呐心音你不知道,有了这个我以后就不怕工资评定了嘿嘿。”

 

“我从来不做一时冲动想做的事,我知道你一直在想什么,但是我向你保证不是的。”他的语气十分的认真,“我不习惯把那些东西都挂在嘴边上,你也不习惯,但是我们都知道不说不代表就没有,冥,你要信任我。”

 

楼梯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响动,她转过头去,看到她的妹妹站在那里看着电视机里的人,泪流满面。

【感谢群里的妹纸为冥的姐姐提供名字!终于写完了婚礼是的这整个番外都是婚礼的番外!】

评论(2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