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大逆转裁判】雾都记事

【首先感谢@矢若←原来的“灯火” 对我的信任,在同人菜市场那么多的写手里选择了我作为这篇文的写手,这篇文当然先献给金主233333第二,根据她的脑洞,这篇文里只改动了亚双义没有发生意外这一个背景,时间设置在到达伦敦一两个月之后】
part1 伦敦

寿沙都坚信伦敦的街上存在着她看不见的烟雾,在日光费力的穿透云层照射到她脸上的同时,她的鼻尖充斥着若有似无的烟酸味,这让她想到了日本装着草药的袋子,远远的闻着总觉得有味道,凑近却反而感受的不真切。

“当心啊!”她冷不丁被人拽了一下衣袖,想也没想她反手一抬,随着马车从她身侧奔腾而过的马蹄声还有成步堂重重落地的闷响。

“呜…这是寿沙都投吗?”

“哈哈,成步堂,这是寿沙都掷,不会飞出太远,但是摔得更重。”

她揉揉鼻子,看着亚双义把在地上摔得四仰八叉的成步堂拉起来,她不好意思的道了个歉。他们三个都穿着厚实的毛斗篷,伦敦已经快入冬,连绵的一段阴雨之后终于放晴,到街道仍然是湿漉漉的。她从怀里拿出了一张手帕递给脑袋上沾了泥水的成步堂,大法官要召见亚双义,虽然成步堂只能在法院门口等他们,但衣衫不整的站在伦敦的街头在她看来依然是不合适的。

她想起在伦敦下船到暂居的小旅馆之后她眼睁睁的看着亚双义的行李箱里钻出来一个活人,想也没想就上去招呼了一套寿沙都十八式,成步堂被她摔得龇牙咧嘴泪眼汪汪的样子,抿嘴悄悄的笑起来。

英国是一个包容四海的大国,对人才自然更怀宽容之心,她熟读《福尔摩斯探案集》,对这个城市有着无法抗拒的好感,尽管它比杂志上的插图更显得阴沉,和亚双义一样,她期待着成步堂能够堂堂正正的被英国接纳,可以和他们正大光明的共行的那一天。

看着成步堂捏着她被泥水沾脏的手帕在街对面对他们挥舞目送他们走进大法院,他的斗篷被风吹得呼呼的,因为有一定的重量才不至于飞舞起来,今天虽然晴了,风却比下雨时厉害。

“其实应该让成步堂大人在旅馆呆着等一真大人。” 她歪头看亚双义,他鲜红的头巾也在风中飞舞,在灰黑色系的西装英国绅士组成的人流中煞是惹眼,“今天其实很冷,风大。”

虽然旅馆也暖和不到哪里去就是了,她在心里默默的吐槽,因为英国之旅人数从两个秘密的变成了三个,即使成步堂依然和亚双义挤一间,多出一个人在物价昂贵的伦敦的生活费也足够让他们的生活捉襟见肘——偏偏两个男人都揣着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态度,这让掌管收支的她有些无奈。

“这就是你不了解成步堂那家伙,对于他来说呆在小旅馆里万事不知可是比在寒风里挨冻残忍得多的刑罚。”亚双义爽朗的笑起来,“要是可以的话我真想让他和我一起去见大法官,成步堂那家伙的才能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

似乎让成步堂先生在衣柜里待了两个月的人正在自己的面前告诉自己成步堂先生不喜欢窝在小地方呢……她摇了摇头,温和而坚决的提醒亚双义:“一真大人,现在让成步堂大人去见这些大人物依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她回过头去看在成步堂,他的亚洲面孔依然引起了来来往往的英国绅士和妇人的注意。她隔着手袋摸摸钱包,下定了决心停下了脚步对亚双义说:“失礼了一真大人,请稍等一下。”

她小跑着穿过马路,小心的避让来往的马车,停到了成步堂的面前,在他迷茫的目光里从钱包里拿出几个硬币放到了成步堂的手心:“成步堂大人去那边的咖啡馆买杯咖啡坐一会儿吧,这里站着也惹人注意。”

“但,但是现在我们的经费不是很拮据吗?没关系的寿沙都小姐,我不是很冷,还有斗篷呢。”他向她扯扯斗篷。

“那随便你吧。”她歪歪头,“但是如果你被警察盘问身份的话,我们的麻烦就远远不是经费拮据了。”

她依然小跑着向亚双义的方向而去,留下成步堂在原地。

“谢谢你御琴羽小姐。”她跑得有些喘,因为离约定的见面时间不远了,亚双义向她的道谢她收下了,比起在公开场合他称呼她为“御琴羽法务助手”,她更喜欢他叫她御琴羽小姐…虽然他因为不擅长绕口令一直拒绝叫她的名字。

“神父被杀?修女自首?”亚双义微微皱着眉头向大法官确定着这个被他称作又一个对留学生的历练的委托,事实上似乎政府部门打定了主意要把全伦敦律师们不愿意接的烂摊子扔给了年轻的海外留学生——为一个自首的凶手辩护?这个凶手还杀死了受到很多人爱戴的神父?

“身为律师你需要明白有时候你无法选择委托人,律师的职责是为委托人争取最大的利益,无论她是否罪大恶极……年轻的海外留学生啊,你终究还是太年轻,成为一个好的律师光靠一腔热血是不够的,还是说你畏惧了这项挑战?”

“当然不是,我愿意接受这个委托。”亚双义不出她所料的自信满满的接下了任务。

“你们还有24小时5分36秒的时间调查。”

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放轻松,御琴羽法务助手。”亚双义的声音在她的身后不疾不徐的响起,“正义的声音永远不会迟。”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