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大逆转裁判】雾都记事4

Part4 鱼

 

“必须?修女小姐,这是什么意思?”亚双义紧紧的抓着栏杆盯着索多玛的脸,但是她说完这一句之后就转过了身去缩进了墙角,任他们三人再怎么说话都不再有任何的反应。

 

“你觉得索多玛小姐是真正的凶手吗?天啊,这伦敦的天气!”走出拘留所的门,迎面而来一阵裹着雨的冷风,三个人还没来得及撑伞,因为两个男孩子挡在前面,寿沙都并没有向他们一样劈头盖脸头发湿透。

 

“不知道,因为我们手上没有她犯罪的证据,也没有她无罪的证据。”亚双义把斗篷系好,没有受伤的手草草的捋了捋搭在额际的湿发,“其实这也是问题的关键所在,现在警察手里掌握的证据其实没有指向任何人,一切都是索多玛小姐主动供认的。”

 

“她像是在庇护着谁。”寿沙都手上拎着手袋,雨顺着她的手腕不断向下滚,她顾忌雨弄湿手袋里的记事本和审讯记录,加上手上有水,怎么系斗篷带子都系不对,眼看着两根带子快打成一个死结,另一双手接管了给她系带子的工作。

 

她低头看亚双义弯腰给她系斗篷,因为他们忘了带伞,他的头发已经几乎全湿了,水珠一颗一颗的从他的面颊两侧滚落,不过他好像完全不在意。

 

“看起来你们需要一杯暖暖的下午茶啊,当然还要加上爱丽丝的手工饼干才是完美的午后推理时光!”一辆马车在他们身边停下,被打开的窗户里探身出一个戴着帽子的少女,“诸位,在这里傻站着可不会有线索上门哦!”

 

“华生小姐,你知道萨德神父这个人吗?”在马车里,亚双义问一直带着好奇而渴望的目光看着寿沙都身上的和服的爱丽丝。

 

爱丽丝像很不高兴被打扰到了一样转过身来抱着双臂看着对面似乎一直都在苦苦思考着的两只落汤鸡:“让淑女在雨天弄湿了美丽的衣服和精心编织的头发可不是绅士的行为哦亚双义先生和成步堂先生。”

 

“那个,其实是我忘记带伞了。”寿沙都吐了吐舌头,出门的时候看天很蓝,便以为会是久违的晴天,没想到还没到大法院就阴了下来,更别说现在又风雨交加了。

 

“那也不能让寿沙沙淋湿了呀,多好看的裙子啊,爱丽丝也想试试呢。”爱丽丝摇了摇手指,“嘛,萨德神父,全伦敦谁会不知道呢,那个喜欢吃鱼的神父可是很受人尊敬,即使是像我和福尔摩斯君这样信仰科学的人……啊,福尔摩斯君不算,我如果在街上看到他,也会停下来行一个礼哦。”

 

“喜欢吃鱼?”成步堂摇摇头,“伦敦这里的人吃鱼都只有炸鱼排这一种吃法,不会腻吗?”

 

爱丽丝拍了拍手,食指向成步堂点了点:“这才是萨德神父的与众不同之处,他从来不买处理过的鱼排,而是都买活鱼回家,要知道活鱼是很难处理的!福尔摩斯君有一次为了证明一个犯人的不在场证据买了三条鱼回家解剖,那个味道我至今觉得还残留在他的实验室里,也不知道萨德神父是怎么处理这些鱼的,说不定有秘方呢。”

 

“那倒挺可惜的,没传下来人就死了。”成步堂挠挠头,“我真怀念祖国的鲜鱼寿司啊。”

 

“福尔摩斯先生今天在贝克街吗?”寿沙都有些期待的问爱丽丝。

 

“他嚷嚷着有好玩的事情去教堂一趟,也是没有带伞就出门了,我来给他送伞,没想到先碰上你们了。”爱丽丝耸耸肩。

 

“那,那就不给福尔摩斯先生送伞了吗?外面这么大的雨?”

 

“其实也不是非得要给他送伞,只是我今天没有什么灵感,最近来找福尔摩斯君的案子都很无聊,他都无所事事到向墙上开枪玩了,要是被房东太太看到这个月的房租又要上涨。我出门转转也是找找灵感,看到你们我觉得灵感够了,也不用去找福尔摩斯君了,让他淋着吧。”爱丽丝无所谓的挥了挥手。

 

寿沙都有些不安的看了看窗外被风吹得呼呼的马车的布边:“这样真的好吗?”

 

“寿沙沙很关心福尔摩斯君嘛。”爱丽丝靠着寿沙都的胳膊看着寿沙都红起来的脸眨巴眨巴眼睛。

 

“寿,寿沙都只是很崇拜福尔摩斯先生。”她低下了头。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