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雾千】牵丝戏 1

【不要问我要在冷CP路上飞奔多远23333我不知道23333我查了下资料惊讶的发现千奈美只大了雾人一岁然后这个脑洞就停不下来了。警告!这里的情节设置是如果当年千奈美在档案馆里面遇到的是牙琉雾人,请自行避雷】

冷静,冷静,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把手上的这个碍事的东西交给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一个不会接受身体调查的人。交给一个人之后再伺机把这个东西处理掉,必要的时候连同那个人一起。

 

她微微的喘着气,调整了一下姿态走进了档案馆,由于处于地下,那里有一股难以描述的水混合着书页一同腐朽的味道——让她想起在几乎是记忆尽头的那个同样散发着这样的味道的村庄。

 

头顶上的灯坏掉了,目光所到之处只能是隐藏在书架的阴影下的几个人影,她的嘴角已经抿好了最好状态的微笑——这是她的猎场,那些阴影下潜伏的人形,都是她的猎物。

 

她看见了一个人,注意到他也许是他头顶正好有一盏完好无损的灯,它此刻正散发着干燥的冷光照耀在他金色的头发上,他带着眼镜穿着衬衣,手腕处妥帖的折起来方便他寻找书籍,嘴角微微的扬起,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似乎感觉到了注视的目光,他从厚厚的卷宗抬起了头,她抓住他扶眼镜的那一刻向他露出了最楚楚动人的笑容。

 

“美柳千奈美。”她并没有和那些愚蠢的想搭讪的女人一样做出握手甚至更上前几步这样急不可耐的动作,她就站在原地,微笑着看他把卷宗放回了原来的书架,离开了那盏灯照明的区域,向着处在黑暗里的她慢慢的踱步而来。

 

“牙琉。”他向她微微欠了个身,优雅的绅士礼仪,举止得当,家境优渥。她脑子里一边闪过快速的判断一边调整出在那个所谓的爸爸家里学到的富家小姐应有的姿态,不,不能这样,她在即将回礼的时候突然想到,她要让他在电光石火之间爱上她,就不应该是他时常能接触到的女人的样子。

 

“这不公平,我告诉了你全名,你却只告诉我姓氏。”她歪歪头流露出几分娇俏来。

 

“呵……的确我失礼了。”他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纤长的右手,“牙琉雾人。”

 

快没有时间了,她在他即将收回扶住她的手的时候轻巧的反手握住了他的手指,他的指甲保养得很好,居然还涂了透明的指甲油,一点都不像是个男人的行为。

 

“牙琉先生。”她慢慢的和他十指相扣,“作为一个女人,我真羡慕您的指甲。”

 

他并没有试图挣脱她,这是一件好事。他微微的笑起来:“不过是平常有打理它们的喜好罢了。”

 

“那您觉得我的指甲怎么样?”她缓缓的靠近了他,任由自己的气息侵犯上他的衣服,“您可有兴趣替我整理整理我疏于打理的指甲?”

 

“千奈美小姐的指甲很漂亮。”他稍微朝后退了退,又似乎只是颇享受的靠在了书架上,“为什么突发奇想要让我来为你打理指甲呢?”

 

她踮起了脚尖,嘴唇靠近了男人的耳垂:“牙琉先生。”

 

她清楚的看见她唇齿间呵出了的气息热了她的猎物的耳朵,她早就胜券在握。

 

“您相信一见钟情吗?”

 

沉默的十秒,她的睫毛微微的颤起来,时间已经不多了,很快就会有人来找她,她要速战速决。

 

当她打算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时候,她的腰却突然被对面的人揽住,她抬起头,看见男人展开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如果是对你的话——相信一次也不错。”

 

他应该还在读大学,她看到了他衬衣上别着的校徽,勇盟大学,接下来的路也渐渐明朗起来。命运从来不眷顾她千奈美,还好她自己眷顾她自己。

 

她把脖子上带着她体温的项链摘下来,戴到了对面的人的脖子上。

 

“这是我们一见钟情的见证,你要好好保管,如果下次我们见面时你把它弄丢了,我就惩罚你。”她熟稔的顺着项链亲吻上他裸露的脖子,他的皮肤真冷,就像是寒夜里沉睡的石头。

 

三天后,正靠在软垫里随意翻看一本围棋棋谱的她却意外接到了她派去取项链的妹妹的电话。

 

“姐姐,牙琉先生说,要你亲自过去。”电话那边的声音小小的,还带着明显的颤抖。

 

“废物。你连我都装不会了吗?”她从沙发上直起腰,心里却雷霆大作。

 

“我——我刚刚坐下去,他,他就说我不是你。”那边的声音已经有了哭腔,“姐姐,绫美真没用,我——”

 

“好了好了。”她不耐烦的打断了绫美的话,“我马上过去,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对他说一个字。”

 

她放下电话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说辞,很多时候她都在思考,老天给了所有别的人无数的好处,留给她的唯独是说谎和勾引男人的天才,好在她把这两样用的都不错。

 

“雾人君的眼睛真厉害。”她穿着绫美的和服坐在了穿着她的白裙子的绫美的身边,伸手亲热的揽住了绫美发抖的肩膀,“就是想小小的捉弄一下男朋友都一下子被揭穿了,有点不高兴呢。”

 

他的眼睛扫过了她的全身,他在审视她。她心中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事情也许不再永远掌控在自己的手上。

 

“我是一个律师,虽然还在上学。认清楚委托人应该是必备技能不是吗?”他喝了一口咖啡,向她摊开双手,掌心赫然是那个小小的瓶子,“自然应该向约定的那个人兑现诺言。”

 

她笑了,向绫美使了个让她离开的眼色之后向对面的座位走去,她轻轻巧巧的倚靠在他的肩膀上,今天他的衬衣外加了一件西装,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正人君子。

 

“你怎么分辨出我和我妹妹的?”她伸手去拿那条项链,却被他连着项链握在了手心。她不急不慌的用另一只手去勾他固定得十分整齐的领带,丝毫不在乎自己全身的重量已经压在了他的身上。

 

“你的妹妹不像你,她像个天使。”他任由她在清晨几乎无人的咖啡馆角落扯开他的领带,没有握住她的另一只手慢慢的顺着她的脸勾画而下。

 

“她像天使,我像什么?”她巧笑倩兮。

 

“你像我,亲爱的。”他的手扣住了她纤长的脖子,她能感受到自己的颈动脉在他的掌心下跳动。

 

(未完待续)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