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阴阳寮札记【雪女】

【打算按照传记给每一个到我寮里的崽写一个原著向的故事!CP自由心证】

 

平安京的初雪,源博雅坐在牛车里看着窗外慢悠悠的向地上飘落的雪花,感到了奇怪。请允许花些许时间赘述,源博雅是一位有着尊贵血统的殿上人。

 

“今年的雪来得格外的早呢。”他不禁低声呢喃了一声。

 

晴明的宅邸如往日一般徐徐的打开,只是这一次不再有陌生面孔的少女站在那里歪着头恭迎他进去,这不同寻常,博雅下了车来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确认了没有人之后才进了院子。

 

其实那些少女们也不是人,或者博雅从来都不知道她们中到底哪些是人哪些是式神。院子里有的植物还没来得及变枯就覆上了一层薄薄的雪,在冰凉的白下面露出几缕鲜活的绿色。

 

“今年的雪来得格外的早啊。”晴明坐在廊下和他打招呼,脚边放了一盘吃了一半的香鱼,他也是一个人坐在那里,连蜜虫都不见了。

 

“你又听见我说话了吗?”博雅坐了下来,把斗篷放在一边,和晴明一起看廊外的雪。

 

“谁让你又在桥边说话呢。”晴明的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来。

 

“这样的景色到底是生的希望多还是死的绝望多呢?”博雅指着被雪覆盖的藤蔓问晴明。“不,不要再说和咒有关的东西了,我听着它们就头晕。”

 

晴明的扇子在手边轻巧的一打一打,过了一会儿遗憾的摇摇头:“那我还是不要说话了。”

 

博雅喝了半杯热酒:“那么晴明,这场雪是怎么一回事呢。十月份就下雪,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吧。”

 

“是时候了,我们该出发了。”晴明拿起了酒杯,把里面的酒喝干净了。

 

“呃,出发?”

 

“对啊,你不是说了吗,这场雪实在是太奇怪了。”在这样的季节里,晴明依然只穿了一件授衣,而且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冷,“时间不早啦博雅,我们在车上说吧。”

 

“是那位卖酒的三岛先生吗?”博雅和晴明相对着坐在平稳行驶的牛车上,现在的雪越下越大了,但是牛车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是的,他托人来拜托我,他失踪了三个月的儿子突然出现连续五天都出现了他的梦里,让他带他回家,但是他并不知道他的儿子到底在哪里。”

 

“所以需要阴阳师安倍晴明出马了吗?”

 

“我出马很奇怪吗?”

 

“但是这个和这场大雪有什么关系呢?”

 

晴明不说话了,他看向了窗外愈发密集的雪花。

 

“真是个性急的家伙呢……”这是在说他源博雅吗?

 

“三岛先生。”晴明敲了敲酒家那扇紧闭的木门,“我是安倍晴明,这位是我的友人源博雅。”

 

应门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握住晴明的手做了个揖,又对博雅做了个揖。

 

“希望晴明大人能找到我的小儿……”他颤颤巍巍的说。

 

“您的孩子已经失踪了几个月,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找过呢?”博雅在一边奇怪的问道。

 

“这个……大儿成婚,实在力有不及……”

 

窗外的雪突然大起来,还伴随着风哐当哐当的砸起窗户来,晴明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来,他拿出一张符咒。

 

“请给我一碗酒。”

 

然后他用食指沾了几滴酒,在符上刷刷了画了几个字,然后交给了三岛先生。

 

“把这个符咒捏在手上,不要带伞,也不要带斗笠,然后打开门,随着雪来的地方走,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开手上的符咒。”

 

三岛看起来还是有点犹豫。

 

“我们会和你一起去的。”博雅说,他说完看了眼晴明,“我们会一起去的对吧?”

 

晴明点了点头。

 

屋外的雪似乎已经狂暴了,三岛战战兢兢的拉开了门,外面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人了。晴明闲庭信步的跟在三岛的后面,前面的三岛身上堆了越来越厚的雪,他和博雅的身上却一点都没有沾到,雪从他们的前方来,不多时又拐了个弯,又再拐了弯。

 

“三岛先生已经快被雪压得走不动路啦。”博雅对晴明说。

 

晴明看了眼天空,摇了摇头:“不会走不动路的。”

 

果然,在三岛先生快支持不下去的时候,他身上的雪就消失了一些。

 

“这是妖怪吧。”博雅对晴明说。

 

然后他发现他的身上也开始积雪了。

 

“还是个小心眼的妖怪呢。”

 

雪积得更多了。

 

他们走进了一个小树林,这里是平安京的分界。风雪的尽头是一个包裹在冰里的少年,他眼睑紧闭,浑身都被一整块冰冻住。

 

“他的手上有一朵花呢。”博雅惊奇的说。

 

“是雪莲啊,是雪莲啊我的小儿……”被厚厚的雪压得快喘不过气的三岛看见了他的小儿子,嚎啕大哭起来,“你真的去采雪莲给哥哥当彩礼了吗……傻孩子啊……”

 

他的眼泪所到之处,身上的雪就慢慢的化掉了,他终于能站起来了。当他的手指碰到包裹着他儿子的冰面的时候,一道细细的裂缝在冰上裂开,刹那间覆盖着平安京的雪终于停了。

 

在毫无生气的尸体的手上的雪莲依然勃勃盛开着,散发着森森的冷气。

 

“博雅,你的问题的答案。”晴明指了指那朵雪莲。

 

“所以这场雪是那位小三岛先生下的吗。”在回去的牛车上,博雅抖了抖身上的雪花问。晴明摇了摇头,也没有给说法。

 

他们回去的时候,原本空无一人的庭院中央出现了一个少女,她居然是漂浮在半空中,俯视着他们的归来。

 

“这位是我的友人源博雅。”晴明用扇子向少女指了指博雅,少女转过脸来打量了打量博雅,双手摆了个思考的姿势,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这个是雪女。”晴明也用扇子向博雅指了指少女。

 

“是你下的雪。”博雅用笛子指了指少女,少女面无表情的抖抖衣服,霎时间博雅的身上又出现了一层雪。

 

“那么该你履行约定了。”晴明对半空中的那位少女说。

 

少女点点头,慢慢的把身体蜷缩起来,一张单薄的紫色纸片从半空悠悠飘下。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晴明。”博雅抹了把脸上的雪水。

 

晴明把那张紫色的纸片放进了怀里,他悠悠的笑起来,用扇子打了一下手心:“博雅,你真是个好汉子。”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