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西塞山前白鹭飞,我的学校橘猫肥

【jelsa】星月 Part2

Part2 手心的冰花

 

艾伦戴尔是个奇怪的地方,这里的人生活方式和杰克所熟知的完全不同,他们就像——就像活在童话故事里。杰克在一开始也在疑惑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但很快这个不怎么重要的问题就被他抛到了脑后,反正这里没有闹喳喳的每周几次的守护者联盟聚会,反正这里也有无数的小孩子,当然,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他的答案。

 

眼下他的答案正在接受洗礼。教堂唱诗班的音乐空灵飘渺得杰克想翻身到教堂房顶上去睡一觉。

 

“艾莎。”

 

主教的声音打断了他蠢蠢欲动的念头,他看见王后抱着艾莎走到了主教的面前。艾莎现在长出了头发,颜色是令人惊讶的白色,自然,尽管尚在襁褓头发算不得浓密的她却已经因为自己奇异的发色被誉为了艾伦戴尔纯洁的宝石。

 

不过这位“宝石殿下”却因为额头上被国王用手指蘸水画了个十字而感到有些不舒服,皱了皱小鼻子哼唧起来。王后赶紧轻轻的拍了拍她意图安抚,结果却彻底赶走了本来被唱诗班音乐哄得香甜的睡意,艾莎迷蒙的睁开了眼睛,嘴巴一撇眼看就要哭出声来。

 

杰克把手伸进圣水盆里捞了些水珠,把它们变成了细碎的雪花悄悄洒到了艾莎的眼前,冰凉的雪花滑落到她小巧的鼻子上,她又皱了皱鼻子,眼睛睁得更大了些,她看清楚了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落到她的脸上,然后咯咯的笑起来。

 

杰克习惯晚上造访艾莎的房间,第一是因为白天她醒着的时候身边围着太多的仆人,虽然他们都看不见他,他实在不喜欢不停的被人穿过身体的感觉。第二是因为艾伦戴尔给了他无尽的新鲜感,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到处转转的想法。他发现了一个令他沮丧的现实,这里的孩子看不见他。

 

但是艾莎能看到他,他一边走向艾莎的房间一边想,他只需要来这里找艾莎就可以了,只要艾莎能告诉他答案就行,这个认知让他很快脱离了低落。但她真的能看到他吗——他每次造访她的时候她都在睡觉。但他能碰到她,他悄悄的试过很多次用自己的手指戳她软嫩的小脸,惹得她在睡梦里哼几声。

 

他等她长大,他坚定不移的想,他有那么漫长的生命,他有足够的时间去等他的答案。

 

“昂。”

 

他走进房间,却意外的发现艾莎并没有睡着,相反她正卖力的在她的摇篮床上动来动去。此时已经是深夜,但她的房间除她之外空无一人还是让杰克感到奇怪。

 

“昂……”艾莎看到了他,她卖力的蹬着小短腿,朝杰克伸出肉呼呼的手臂。

 

“你……要我抱你?”杰克有些踌躇,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抱过这样小的孩子,而且他身上没有什么温度。

 

“昂!”

 

“好吧好吧。”杰克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小心翼翼的托住了她的后背,把她抱到了自己的手臂上坐好。

 

然而与此同时他感到了手臂被水浸湿了。

 

“喂!”他叫起来,这才看到摇篮床上湿了一片。“我的衣服!”

 

艾莎哼哼的趴在他臂弯里,她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杰克,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蹬了下腿。

 

“我不能给你换衣服。”杰克低下头认真的向她解释道,“我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男孩子不可以给女孩子换衣服。”

 

艾莎自然没有听懂,她伸手扒拉住杰克的领口往下扯。

 

“喂喂我不是你的妈妈。”杰克赶紧用另一只手把她的手扒拉开,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大哭之前在手心变了朵冰花给她看。

 

“啊呜。”艾莎的注意力果然被冰花吸引了过去,不过她很快就不依不饶的想爬过去摸。

 

“不行不行,这个太凉了,等你再大些我还可以给你变雪人。”杰克把她放到了摇篮床上干燥的地方。

 

杰克听到了侍女的脚步声,他冲艾莎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打开窗户打算翻身出去。

 

“昂。”艾莎又软软的叫了一声。

 

他回头一看,一朵小小的冰花在她的手心闪耀着从窗户外漏进的月光。


【居然有人看好感动啊......鞠躬感谢各位点喜欢和评论的人。以及问一个严肃的问题,安娜小艾莎几岁?度娘显示安娜18艾莎有写23有写21,有些糊涂,我个人偏向大三岁。】

【jelsa】星月 Part0-Part1

2016/2/28更新至Part1

Part 0 楔子

“这可不像你,你看你的脸就像是被你自己的把戏给冻住了一样,要不是我知道坐我对面的是杰克·福斯特,我准以为是谁刚从冰箱里爬出来。”兔子见杰克并没有和以前一样立刻站起来斗志昂扬的回应它的俏皮话,感到十分的失望。“说吧,你是不小心冻裂了哪个小孩子的水晶球还是把他们的巧克力热可可变成了巧克力冰球顺道磕了他们的牙齿——那倒帮了牙仙的忙,不过你这么皱起眉头让我觉得世界末日都快到了看在月神的份上——你到底在沮丧些什么!这是一年一度的守护者联盟的聚会!”

 

“事实上……我们上一次聚会是……这个周周四?”一个卖力吹奏萨克斯的铃铛小精灵一边继续卖力的吹着一边大力点头赞同牙仙的话。

 

“那又如何?”圣诞老人用他声如洪钟的声音盖过了所有卖力演奏的铃铛小精灵,“我们的聚会是为了商讨如何更好的守护世界上的孩子!让我们干杯!”

 

沙沙举起了他金灿灿的杯子,柔和的金色闪耀在杰克银色的头发上,杰克在他期待的目光里也举起了杯子,但是又很快放下了。

 

“我有件事情不明白。”他用木杖一下一下轻敲着地面,每敲一下地面上就迸出一片小雪花,引得铃铛小精灵们乐呵呵的追赶。

 

“我昨天看见了苏菲——”他刚说了一句就被兔子兴冲冲的打断了。

 

“啊,那个闯进我兔子洞的小姑娘!她现在一定已经长大成了金发的美人!你问她好了吗?她一定还记得我!一米八五的神勇无敌肌肉——”

 

“她看不见我了。”杰克耸了耸肩膀,“她哥哥也是,不过她的孩子看得见我。”

 

“她长大了杰克,你忘了吗,我们守护的是孩子,她不再是孩子,自然也就看不到我们了。”牙仙善解人意的说。

 

“对于你来说什么时候他们是孩子,什么时候不是呢?哦不用问,等他们不再换牙齿,你也就再也不会造访他们的房间了,这真是一个好辨认的特征。”杰克用木杖变了些冰霜的图案,看着铃铛们顺着延伸的线条叮叮当当的追赶,低声说:“你们从来不觉得沮丧吗?我是说,他们昨天还能看得见我们,和我们一起玩,明天就突然长大了,看不见我们,也不会思念我们,也不会因为生活里缺少了我们而感到缺少了什么,我们对于他们的意义就没有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有孩子啊,他们在不断长大,但是总有新的孩子出现。”牙仙的话获得了沙沙的赞同,他挥舞出小孩子排着队走进一扇门的画面,孩子们不断地在门的这边消失,但是队伍一直没有缩短,因为每消失一个孩子,他就重新的补充一个孩子。

 

“你以后就习惯了。”兔子抖了抖它的耳朵,故作深沉的说,“我们都是过客,你想做什么呢?占据谁的一生?别开玩笑了,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

 

“但我们给他们美好的记忆。”牙仙和圣诞老人异口同声的说,“这难道还不足够吗!”

 

在一片浓烈的欢乐气氛里,杰克只好上扬起他的嘴角。

 

“不……”在聚会结束之后的夜里,他抬头看着皎洁的满月。“美好的记忆,如果遗忘就意味着它们从来没有存在过。”

 

“你能给我指引吗?”他迎风跃到半空,握着木杖期待的看着月亮。

 

漫天的雪花在月光的照射下四散的飞舞着,月光似乎无处不在,将黑暗照射出温柔的样子,一束极光从天空向远方延伸着,给予雪原出了白色之外的绚烂。

 

“我知道你总能给我答案。”杰克的脸上浮现出今晚第一丝真实的笑意,他挥舞起木杖,瞬间消失在漫天的风雪里。

Part1 发光的木杖

 

杰克追逐着那束似乎延伸到天尽头的极光,他飞过无数的城镇村庄,万家灯火掠过他澄澈的眼眸,他的耳朵里能听见孩子欢笑的声音。他似乎已经追随着那束光绕着地球走了整整一圈了,但是还是没有看到它消失在哪里,相反,它依然在像远方绵延。

 

“它在让我追上它吗?”杰克眨了眨眼,瞬间加快了速度,风把他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我当然能追的上你!”他不断的加速,所有的头发都被风吹得飘起来,他都快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追逐这束光了,但是快乐席卷了他的内心,他哈哈的笑起来——尽管风很快糊了他一嘴。

 

他快到月光都来不及投下他的影子。

 

有细细的雪花飘进了他的脖子,他并不觉得冷,而是眼前忽然一亮,他终于看到了那束光的尽头——它把一个城堡的塔尖照得正闪闪发亮。

 

“我这是在哪里?”杰克握着他的长木杖漂浮在半空,他觉得有点疑惑。他依然能看到城镇的灯火,但它们都活跃的跳动着,那是蜡烛带来的光明。

 

“管他的呢。”他很快把疑惑抛到了脑后,“总之这里能告诉我答案对吗?”他对着月亮大声的问。

 

月亮沉默着,但是那束指引他的极光已经消失不见。

 

他听到了一阵来自城堡的婴儿的啼哭,似乎是一瞬间的事,钟声敲响了,原本漆黑的夜空炸开了绚烂的烟花,寂静的夜晚一下子充斥起各种各样的声音。

 

“这是一个公主!”他听到了来自街道的声音。

 

杰克歪了歪头,朝城堡里飞去。

 

城堡里此刻灯火通明,杰克飞过那些忙碌的人们,在一片嘈杂中辨认着婴儿的啼哭。一想到这个婴儿是月神给他的答案,他就激动得无以复加。

 

他终于看到了,那个在华丽的锦缎包裹中的小东西,她那么那么的小,这让他想起了他的妹妹,那段从牙仙那里失而复得的记忆突然蹿进他的脑海,在往事的昏黄色调里他看到了当年他初生的妹妹小小的手握住他的食指指尖的样子。

 

杰克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慢慢的穿过围住小公主的人群靠近她,她在她母亲的怀抱里闭着眼睛抽抽搭搭的哽咽着。

 

“陛下,她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他缓慢的凑近,突然又觉得自己的身上是不是太冷,他把手放在口袋里捂了一会儿——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然后小心的靠近她。

 

她握住了他的食指指尖。

 

专属于婴儿的小小一片肌肤和他早已感受不到冷热的皮肤相贴的一刹那,杰克突然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属于从前的那种活生生的温热的感觉,他甚至都来不及觉得他居然能碰到她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一般小孩子要能爬来爬去牙牙学语的时候才能看到他。

 

“艾莎,我的女儿,她的名字叫做艾莎,她将会成为众人爱戴的艾莎公主。”

 

婴儿轻轻的握着他的指尖,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哭泣,杰克这才发现他木杖的一端此刻正闪着若隐若现的光芒。

 

“艾莎……”他轻轻的念出她的名字。

 

原本已经进入暮春的艾伦戴尔下了一场小雪,在这场小雪里迎来了国王的第一个孩子,臣民们的第一个公主,杰克想了很久的问题的答案。